分類: 科幻小說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風起龍城 線上看-第五三七章 報仇分享

風起龍城
小說推薦風起龍城风起龙城
休息室内。
苗子疆主动伸手拍了拍老贺的大腿,语气万般无奈地说道:“我的这个弟弟啊,确实让我宠坏了。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才十来岁。这是我的责任,唉,还望你们海涵啊。”
“老苗,我理解你,也懂你说的意思。”老贺停顿一下回道:“我的建议就两点:第一,集团目前的状况,不能再出问题了,尤其是不能让张桃桃清盘撤出,哪怕是子公司退股也不行。因为她一走,那围绕着集团所有的上市公司,股价都会跌到谷底,这是股东会接受不了的。第二,七号岛的事情要尽快翻篇,不能在让上层找麻烦了。”
苗子疆缓缓点头:“那普莱斯这边……!”
“他懂个屁啊,我们把七号岛安排明白了,他能查出来什么?”贺总皱眉回道:“给他个答卷,让他结案就算了。尽快开启谈判,才是最重要的。矿业那边到底怎么切割?黎明笙团队的诉求到底是啥?这才是重中之重。”
“嗯!”苗子疆拿起了桌上的雪茄盒。
……
大会议室内。
绝大部分的高层都走了,只剩下张桃桃和他的团队,以及后赶来的爆哥。
“答应我的,你得做到。”爆哥低着头,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张桃桃扫了他一眼:“我最不可能在钱上冒险,答应你的不会少。”
“OK!”爆哥点头。
张桃桃回来之前,曾跟王震有过交谈,双方开始沟通得极为不顺利,因为后者知道自己必死,所以没必要去配合这个出卖七号岛确切消息的女人。
不过张桃桃优秀就优秀在她对人性的理解上,常年的商务谈判,让她养成了一个提炼对方主要诉求的技能。
王震确实活不了了,可他还有弟弟,还有那些因为保护他,才被一块抓住的兄弟们。
七号岛出事儿太过偶然,王雄又是狼狈跑路,所以他能带走的财富并不算太多。而事实上,王震一出事,上层就冻结了安保部的所有对公账号,以及王震的私人户头,控制资金流失。
这样一来,必死的王震也需要给弟弟他们铺路啊,所以张桃桃带着钱一来,二人一拍即合。
王震给爆哥打了个电话,后者从王雄藏身处离开,回来帮张桃桃一块做了这个局。
事实上,此刻的张桃桃,已经不在乎苗子疆,普莱斯那些人是否怀疑她了,她只在乎股东会的态度,只在乎苗子维公然要杀害集团高层,是否有人会跳出来说话。
室内,张桃桃左手托腮,大脑正在急速运转着。
“咣当!”
就在这时,刚才离去的苗子维带着八名男子走了进来,站在了爆哥身边。
“呵呵,想害我?!”苗子维弯腰看向了爆哥。
“你不杀我兄弟,我不会到场的。”爆哥看向苗子维的眼神多少有点虚,因为这毕竟是保龙集团的总部,而他这个级别的小人物,分分钟可能会被弄死或抓走。
苗子维缓缓抬起手臂,抓住爆哥的短发,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在泼我脏水,所以我准备把你先抓起来,交给普莱斯长官的军情人员,让他们去审讯你。时间有的是,我会等到你说实话的那一天!”
“你是不是疯了?!!”张桃桃猛然站起。
苗子维冷眼看着她:“我特么小看你了!不过没关系,这事还没完。”
“你现在就像是一个输不起的赌徒。”张桃桃很冷静地回道。
“我输了吗?!”苗子维歪脖看着她,伸手指向旁边的爆哥:“就凭这么一个马仔,你想拉我下水啊?你太天真了吧?!”
话音落,苗子维身后的一名男子,目光凌厉地看向了爆哥,并且右手向腰间摸去。
爆哥是什么人?那是王震身边的铁杆狗腿,专门帮大哥处理脏事的,他见过太多人性肮脏的一面了,所以只一抬头看向对方的眼神,心里就意识到坏了。
那个人的眼神明显不是想带他走,而是想杀他!
爆哥只要凉凉了,那谁还会给张桃桃作证?!
苗子维身后的安保人员,刚一伸手往后摸,爆哥直接站起身,抡起旁边的板凳就砸了过去。
“嘭!”
人群轰散,爆哥直接撩开衣服,露出腰间别着的T恩T:“我特么敢来就不怕死!来,谁上来?!”
苗子维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关门!”
话音落,最后侧的安保人员推上了门。
“苗子维,你想杀人灭口啊?!”
“啪!”
就在这时,苗子维伸手抓住张桃桃的衣领子,咬牙说道:“老子就不信了,苏天南在我手里,我还能让你把盘翻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刚才我在楼下和普莱斯已经谈完了,他的军情部门有一种专门针对审讯的药剂,那种药很先进,它会让苏天南无意识地说出实情!我要彻底摁死你!!”
“咣当!”
话音刚落,大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十名男子迈步冲了进来,举枪吼道:“都不要动!”
“嘭!”
张桃桃突然抬起膝盖,直接撞向了苗子维的裤裆。
“卧槽!”
苗子维瞬间一弯腰。
絕品醫神
“唰!”
张桃桃拔出藏在助手身上的手枪,直接顶在了苗子维的脑门上,声音极低地说道:“你以为我在这儿坐着干什么?等死吗?!我在等你进来,等你输红了眼!我回来必须要开一枪,因为不会哭不会闹的孩子,是没有饭吃的。还好,你进来了!”
苗子维猛然抬起头。
“砰!”
一声枪响,苗子维的左腿膝盖,当场飙血。
“咕咚!”
苗子维栽倒在了地上,张桃桃弯腰看着他,声音沙哑地说道:“这一枪是替苏天南打的。还有,你知道我亲叔叔张海是怎么死的吗?”
苗子维在地面上痛苦地哀嚎着。
加油!五宝
张桃桃目光极致阴沉地盯着苗子维:“……你……出局了。”
话音刚落,苗子疆与贺总等人听到枪声冲了进来。
“你干什么?!”贺总看着现场,冲着张桃桃喝问了一句。
“我要退股,”张桃桃把枪拍在桌面上:“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
与此同时。
龙城海警司内,苏天御接到了一条简讯,上面就俩字。
“拿下。”
苏天御看完简讯猛然起身,直接拨通了大熊的号码:“马上把张桃桃的弟弟送过来!”

扣人心弦的小說 網遊之劍刃舞者 txt-第四千五百七十二章,四象大劫閲讀

網遊之劍刃舞者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刃舞者网游之剑刃舞者
苍天之火焚烧之下,神霄那放弃了任何抵御手段的灵核顿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瓦解开来!看到这一幕,会长瞬间泪流如注,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嚎哭!
不比被痛苦吞没了思考的会长,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永琳,瞬间便已经明白了神霄此举的打算。虽然如此,但对于神霄所作出的打算,永琳还是感到震撼非常!稍微缓和了一下激荡的心绪后,永琳抓起几近失控的会长便说道:“镇定下来,不要影响了你父皇,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這樣 小說
悲恸中的会长听到永琳的话,被痛苦所淹没的理智逐渐地恢复,泪眼婆娑地转过脸,充满了希冀之色地望向永琳。
永琳满眼心疼地给会长擦掉泪珠,轻声说道:“你父皇正在尝试冲击生死大关,一旦成功,他将彻底扭转自身的生死,完成真正的重生,如果成功,那么,天地间,便将再填一名圣人!”
绝世神帝 小说
闻言,会长脸上便充满了错愕之色,而旁边的徐福等人也是满脸的震惊。只剩下了一道神念,并且大道之中的痕迹被彻底抹除,若非在身前偶然创造出来了一颗灵核,早就已经彻底消逝于这天地之中!然而此刻,仰仗着这一缕神念,神霄竟然打算逆转生死,完成重生,甚至一举证道成圣!
正常状态下,想要证道成圣,本就已经极为困难了!而神霄现在所有的根基,就仅剩一缕神念,以此证道的可能性,将无限接近于零!
“未必!”永琳的话瞬间打消了会长心中才刚升起的悲戚,在她充满了袭击的目光注视下,永琳望向了神霄,并注视起了神霄手中的“原初”。
“一平所炼制的这把剑,带有强大的混沌法则,而它被赋予的概念,又契合了你父皇的大道,所以,眼下你父皇与剑的气息,已经融为一体,成为剑这一概念的存在!”
“父皇,成为了剑的概念?!”
在会长错愕的眼神中,永琳缓缓地点了点头,“正常状态下,这种情况是无法发生的,但是,混沌的法则力量,为你父皇创造了这一可能性,所以,如今正在历劫的,已经不是你的父皇那一缕脆弱的神念,而是剑这一概念的存在!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听完永琳的话,会长一颗心瞬间便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和之前相比起来,此刻她的心态却是已经镇定了许多!如果只是一缕神念在历劫,那么神霄必死无疑!但是,现在的神霄,就是剑的概念!对于自己的父亲,会长充满了强烈的信心,她的父亲就是剑,就是这天下最强的剑!
“父皇——!”会长的声音瞬间便越过了海面,抵达了历劫的神霄耳中,“母后和我们都在等您回家呢,您一定要回来!”
苍天之火下,神霄嘴角露出了温馨的微笑,而后便轻轻地点了点头,见状,会长顿时便松了口气,随即露出了喜极而泣的笑容。她的父皇从来没有骗过她,既然父皇点头答应她了,那父皇就一定会回到她们身边的,一定会!
神霄虽然答应了会长,但是,他现在的状况却一点儿也不轻松。灵核在烈火之中崩溃,其灵粹被原初所吸收,使得他与原初的联系,更加的紧密,但也形成了永琳所说的局面,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他必须得保护好原初不被天罚所摧毁,但是,因为灵核已经消失,此时的他,已经成了无根之源,所能仰仗的,只有身上所仅存的力量,而无法再通过灵核进行恢复。要如何利用好身上仅存的力量,度过眼前的难关,成了神霄生死攸关的难题!
神霄剑意冲天,他并没有选择防守,而是用攻击对抗天罚,剑是用来进攻的,并不是防守用的道具!滔滔烈焰不断倾注而下,仿佛无穷无尽,誓要将引动天罚的原初焚烧殆尽!火的概念与剑的概念与天际交汇,碰撞出了毁灭性的规则波动,将空间撕得支离破碎!
神霄的剑意未有丝毫的衰弱,但是,伴随着与苍天之火的不断对抗,沉浸于剑意之中的林铮,却极为敏锐地感应到了剑意的锋芒在逐渐萎缩!
猛然间,林铮自顿悟之中睁开了双眼,目光所至,便见神霄依然立于天地之间,其强大的剑意化作擎天巨剑,正面对抗着滔天的烈火。
此前陷入了顿悟的林铮,根本不知道神霄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眼前的状况,却让他本能地感到不对劲,不该是这样的!
“啪!”后脑勺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转过头一望,这就迎上了会长怒气冲冲的眼神,瞬间便让林铮缩了缩脖子,刚才不都打过了么,怎么还打啊!
永琳有些无奈地看着林铮,对于他的反应,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不过,林铮醒过来时所露出的表情,却是让永琳有些在意,当即便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啥?”
“你看到神霄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是这个啊!”林铮恍然大悟,看到会长的手又抬了起来,赶忙招架着便说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儿不对!”
“当然不对了!”会长气愤地说道,“父皇现在正在历劫,非常危险呢!”
哈——?!林铮听得不由一阵瞪眼,完全弄不清楚会长殿下的思路,神霄前辈不就是接手个兵器的天罚而已,以神霄前辈的本事,这有什么危险的!
不过,这话也就只敢藏在心里头了,说出来绝对会死的很难看!于是林铮转而正经地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啦会长殿下,是方式啦方式!”
“方式?”
迎上了永琳疑惑的眼神,林铮这就点点头道:“对啊!我还以为永琳你也看出来了呢!”
这话却是把永琳给问得有些懵,“看出来什么?”
“剑和火!”林铮回答道,“这两个不该是对抗的关系啊!咱们炼制得再好的剑,不都是从火里面炼出来的么!”
听罢,永琳和会长都不由一愣,看得林铮有些莫名其妙的,就在他伸手朝两人眼前晃了晃之后,这就挨了两人同时一巴掌,完了会长便欣喜地冲到海边,对着神霄便大喊道:“父皇——!真金不怕洪炉火!”
“会长殿下,咱们这说的不是金子呢!”
才说完,这就挨了永琳一巴掌。看着这没弄清楚状况的笨蛋,永琳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不过,永琳却也没有提醒林铮的意思,这样让他以这种淡然的心态看待神霄历劫就好,或许,在他这种视角,能够看到更多他们所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就像“剑与火”的共存。
会长所说的话虽然并没有直接提到剑与火的关系,但是,神霄和等人也,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提示,他便足以参透其中的道理!是以,在听到了会长的话之后,神霄瞬间便有种豁然开朗的舒畅,脸上随之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不过,这种道理,听起来不像是小月那丫头能够想到的,她的心思并没有那么纤细呢!眼角一瞥,神霄发现了遭到永琳制裁的林铮,一瞬间,神霄眼中的笑意,便不由浓烈了几分。果然,这孩子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给他带来希望,他灵核、他的妻子,还有他的现在!
真是一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好孩子啊!就算是为了守护好这个孩子也好,这一关,他九重神霄,也必须得闯过去!
“轰——!”伴随着神霄的剑意骤然收敛,滔天的烈焰瞬间便吞没了他与原初的身影!虽然早已有所准备,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不由得让众人一阵胆战心惊!不过,众人都相信神霄,相信他,绝对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力量给压垮的,因为他是九重神霄啊!
烈火焚烧之下,神霄与原初皆被点燃!然而,烈火却并不能将他们烧成灰烬,他们的身躯在于烈火之中,逐渐地与烈火相容,火焰的概念与萦绕于剑身上的剑意交融于一体,被不断地吸收到了剑身之中。
是啊!他就是剑,剑的锋芒,自烈火的锤炼之中而来,火焰并非是他的强敌,而是他最好的伙伴!
骤然之间,一道耀眼光芒冲天而起,没等海岸上的众人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结果下一刻,天际的劫云便猛然崩溃开来,呈现出了被洞穿了万里的混沌!
仰望着那空荡的混沌空间,林铮眼睛都瞪大了,这是何等丧心病狂的剑意,才能才一瞬之间将万里的混沌给一扫而空的,和这剑意相比起来,自己所掌握的冰牙剑意简直弱爆了好么!
伴随劫云崩溃,残留的火瀑化作了盘旋的火龙,缓缓地汇聚而下,最终与神霄手中的原初融为一体!
看着神霄成功地战胜了苍天之火,会长顿时便惊喜地握紧了拳头,而徐福几个酒友则开怀地大笑了出来,口中连连称好!
然而,就在众人欢庆之时,被神霄所击穿的劫云却再次汇聚而来,看得众人的喜悦随之戛然而止。
“这天罚也太麻烦了吧?!那么大阵仗了都没完,还来!”
听到林铮这不清楚状况的抱怨,一个个下意识地翻起了白眼,巽和阿劫想提醒这笨蛋一下,最后还是算了,免得让这个笨蛋在这种时候生出来不必要的负罪感和自责。
就在林铮抱怨之际,漆黑如墨的劫云,顿时顿时便降下了黑色的龙卷,见状,会长立马便冲到了林铮身边揪起了他的领子,“快说!这状况应该怎么应付比较好!”
重生之嫡女不乖
林铮一阵瞪眼,你可是圣人啊!那么丰富的经验和阅历,现在你竟然来问我?!
“瞪什么瞪!”会长没好气地说道,“让你说你就说!”
好吧!会长殿下么……是真的招惹不起!让说就说呗!
“要从剑的方面入手!”会长强调了一下,免得这笨蛋答非所问的。
“那就从风炼法的角度来说吧!”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风炼法适用于各种材料的剑,而和火炼法不同的地方在于,风炼的过程中,对材料的韧性做出了巨大的考验,所以了,由风炼法所炼制出来的剑,虽然并不一定是最锋利的,但一定是最坚韧的!”
会长听完便两眼一阵发光,再次冲向海边便喊道:“父皇——!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听完会长的话,林铮转过脸便望向永琳,“会长殿下这是干嘛呢?太大惊小怪了吧!”
永琳哭笑不得地看着林铮,不过心里却是非常的开心,果然,让这个傻瓜保持旁观的心态,是正确的,他们的心绪已乱,根本没办法像他一样看得清楚。随即,永琳也没有向他解释什么,只是抬手便朝他的脑门上敲了下,继而望向了历劫之中的神霄。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顿悟到了其中的大道至理后,神霄直接便将抓着原初,负手而立,这一刻,他便如那千仞之崖,任风暴如何吹袭,依旧岿然不动!风暴未能将他与原初侵蚀粉碎,然而磨砺了他们的锋芒,也让他们的锋芒,在这风暴这种,逐渐的内敛而沉稳,真正地化作了不可撼动的高山!
剑意已成,神霄淡然一笑,信手一挥,那自天席卷而下的风暴,便仿佛受到了高山所阻隔一般,瞬间崩溃瓦解,看得徐福等人再次发出了振奋的喝彩!
“有完没完了这是?!”林铮瞪大了眼睛盯着空中再次翻腾起来的劫云,两轮那么大阵仗的天劫都不够,还来!这不是欺负人么!
林铮这抱怨的话音刚落,一点雨水便从劫云中掉落,随之一阵滂沱大雨便倾盆而下,看得林铮一阵目瞪口呆!之前是那么大场面的风火大劫,现在,你就这?!
“火、风、现在是水,没有料错的话,在这之后,应该还有一轮,这该是一个四象大劫。”
四象大劫?听到永琳的话,林铮这才反应过来,如果是按照四象之力降下大劫的话,那这倒也比较合理,就是这大劫的强度……怎么有点儿乱七八糟的呢!
“你真以为这水劫很弱么?”永琳神色严肃地盯着林铮,看得林铮不禁一阵错愕,没等他反应过来呢,耳边便响起了会长的惊呼。
听到会长的惊呼声,林铮赶忙便朝神霄那边望去,这一看之下,顿时瞪大了眼睛,却见大雨之中的神霄,此刻就仿佛是一尊泥菩萨,正在一点点地消融!
“快!快——!”会长神色着急地冲到林铮面前,“这次又该是什么办法呢?”
水,堪称是百兵之敌,诸天之中,能够迅速将兵器摧毁的,永远不是火和风,而是各种离谱的液体!不过,林铮脑袋里面从来就不缺少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既然风炼法和冰炼法都是可行的,那为什么不能有水炼法呢?
本就是一个科学家出身的林铮,对于溶液这种普遍存在的物质可是非常之熟悉的,不过,水炼法这种,还只是存在于林铮的设想之中,却并未付诸于实践,虽然如此,但也并不妨碍林铮拿来当做应对方式告知会长的。
“我最近呢,研究出来了一种水炼法!”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听得永琳都不由一阵狐疑,就连她这个以器证道的圣人,都还是第一次听说水炼法这种东西呢!
永琳都不知道的东西,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听完之后,那是一个比一个懵圈的。这时林铮便解释道:“水炼法,适合用来炼制多种属性兵器!一般来说,对立属性的材料,是很难完成融合的,但是呢,利用水炼法,可以将材料分解成各种不同特性的溶液,从而让材料紧密地融合为一体!理论上来讲呢,因为每种材料所具备的特性各不相同,所以,溶液的种类越多,最后所炼制而成的兵器,能力也就越强大!不过这种炼制方式比较困难的地方在于,很难把握好各种溶液的比例,比如说……”
“够了——!”听林铮这架势,这是准备来个长篇大论,试图把他这新发现的水炼法给大家解释个透彻的!就先不说大家能不能理解他这种奇妙的思维了,神霄那边可也等不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会长殿下只需要知道个中的原理,那就足够了!
当即如获至宝的会长便冲回海岸,高声大喊:“父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我这说的是这个道理么?”林铮转过脸望向永琳问道。
永琳忍俊不禁地盯着这傻瓜,“你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你还不知道吗?”
林铮挠了挠头,嘛——!就当是这个道理好了!
“回头,把你这水炼法的内容,给好好地整理一下,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听到永琳的话,林铮立马就放弃了思考,满脸笑容地点头道:“没问题!这个感觉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哦永琳!就是暂时好像处理不来太过高级的材料。”
永琳听罢这就微笑着说道:“慢慢来就是,新鲜的事物发展起来总不会那么的迅速的。”
而这个时候,历劫中的神霄,整个人都在滂沱的大雨之中崩溃了,看得会长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叫,把林铮都给吓了一大跳的。
然而,等到林铮望去的时候,神霄却在大雨之中岿然不动,不仅没有出现什么新状况,就连身体也已经恢复如初,不再像之前的泥菩萨一样不断崩溃的,看得林铮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是挺好的么?!
看到神霄由散落的雨水再次汇聚成形,惊叫之后的会长不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就是眼角还是不由自主地掉下了泪珠子,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的父皇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火、风、水,三大劫已经度过,就只剩下最后的“地”之劫了!从喜悦之中回过神来的会长,不等地之劫降临,便冲到了林铮面前,“最后一个大劫了!快说,这次要怎么办!”
“诶?这不应该是最容易的大劫么?”
大魚又胖了 小說
看着林铮错愕的表情,会长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拍了上去,“这可是最后的大劫的,能是最容易的么!你上次渡劫的最后一劫很简单吗?”
“那不一样啊!”林铮搓着脑门说道,“我那是层层递进的天劫,而现在这个很明显是个并列项啊!四大劫就没有个谁强谁弱的、”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呢!心急则乱的会长有些恍然,不过还是催促道:“反正你快点儿说 ,最后一劫马上就要来了!”
“会长殿下啊!”林铮无奈地说道,“这个就算是不会炼器的也懂吧!剑这个东西,对大家来说的印象,那就是金属制作而成的,金属从哪儿来的?土生金啊!就我看来,四大劫里面,就数这地之劫最没排面了!”
土生金!!听到这个提示的会长顿时喜上眉梢,也没工夫和林铮再废话墨迹的,赶忙冲回海边便喊道:“父皇——!地生万物,生生不息!”
“所以说会长殿下干嘛每次都这么一惊一乍的?”林铮再次困惑地望向永琳,“就好像天罚不是原初的,专盯着神霄前辈一样!”
听罢,永琳这就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这个傻瓜究竟是聪明还是笨的!只能说道:“少说话,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最后一大劫,终于降临了!霎时间,劫云之下的空间便凝聚出了磅礴的浑浊气体,林铮还没弄明白那是什么玩意儿,永琳便给解释道:“那是开天浊气!盘古开天之后,清气上升,化为天,浊气下降,化为大地,这就是那开天浊气!”
剑逆苍穹
林铮听得一阵惊奇,“开天后到现在,还有浊气残留下来么?”
永琳没好气地一笑,“这是老天爷降下的天罚,在老天爷的私房里面,什么东西没有的!”见得林铮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永琳便又说道:“当然了,姑且还是有些残留的,小雅那边就有哦!”
就在两人谈话之际,那磅礴的浊气瞬间便朝神霄汇聚而去,只是顷刻之间,便将神霄整个人完全吞噬其中!看得叫人提心吊胆的!而在将神霄整个人完全吞噬之后,那磅礴的浊气便迅速地变化,由浊气,化成了厚重的大地,并在顷刻之间,将坚不可摧的天劫壁垒,撑破得支离破碎!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星際:炎黃崛起 txt-第一百三十七章 凱傑強者推薦

星際:炎黃崛起
小說推薦星際:炎黃崛起星际:炎黄崛起
冯星辰不敢再耽误了,快步走出洞穴,放出变异母虫,吩咐道:“给我仔细守住这里,全力保护里面的人。如果发现地球人以外的生物,杀无赦!”
偃师妖后
变异母虫的智慧肯定超越五岁的小孩,又经过这几天的初步驯化,开始理解冯星辰的命令了。这时候,它偏着头看了看四周,冲着冯星辰颤动几下翅膀,精神层面传过来一阵“遵命”的信息,便闪身躲进洞口里。
冯星辰暗暗摇头,如果萌萌真能接受自己的控制,肯定是一大助力,只是,这家伙天性嗜血而暴力,前途未明,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真不敢乱用呐!
感慨着,精神力往传送符文狠狠压下,那团白亮色区域不断扩散,结合地图,很快锁定黑金级坐标。
“呼!”黑金级旁边,一阵微风吹过,他现出了身影。
这一次,他早有准备,只是踉跄一步便站稳了。
没有丝毫耽搁,超境界扩散开,覆盖半径1公里之地,突然眉头一掀。
黑金级的对面,正有一个凯杰人仔细观察这一带。
诚然,黑金级拥有四级文明的光源隐身系统,已经隐身后放在这里,从远处压根看不到黑金级的存在。
但是,正因为是四级文明并不成熟的隐身技术,飞船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重力波存在,一旦别人拿着比较好的雷达,必然有所发现。
偏偏,此人应该是高手,手里的雷达不错,发现了重力波异常后,来到此地,以双手触摸的方式,摸到了飞船冰冷的船体。
农家俏商女 农家妞妞
于是,此人大感疑惑,正在研究是怎么回事呢。
此时,冷不防冯星辰出现在这里,不免吓了一跳,接着,察觉到冯星辰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高手,顿时眯着眼,满带杀气地看了过来。
冯星辰郁闷,他从此人身上散发的杀气和冷凝气质看出,这是一个高手,至少,比之前那位鬼狼十级巅峰的精英还要强大得多。
难道,这是十一级强者?如果真是这样,傻子才去硬抗!
心中这样想,不假思索地扭过身,放开速度往远处狂奔而去。
凯杰人大怒,“嘭!”双脚蹬地,只在刹那间,速度爆发到160米每秒的程度,恶狠狠地追了过来。
“尼玛,这是什么速度啊?”冯星辰哀嚎一声。
他已经进阶十级,速度大增,但是,加上风行状态和外骨骼的辅助,最多能达到130米左右。
关键是,他刚刚进阶,哪有时间去仔细研究内劲力场的运用?也就是说,他看似十级,却只是比九级强了那么一点点。于是,面对这样的高手,危险了!
他紧咬牙关,超强的精神力释放出去,笼罩了三百米范围,死死地锁定着凯杰人的气机。
此时,凯杰人是愉快的,160米的速度放开,他的想法里,只需十几秒可以追上对方,那时候,凭借十一级体术强者庞大得惊人的攻击力,足以轰开任何防御圈。
他的想法没有错,十余秒,他已经追近到三十米之外,突然暴喝一声:“躺下吧!”
高大的身影突然消失,再出现,已在冯星辰身侧,挥动一柄奇形战刀,冲着冯星辰一刀斩出。
以他手里这柄四亿次震荡的刀具,慢说是地球人生产的外骨骼,卡斯蓝的甲片也承受不住!
他知道对方完了!这一刻,嘴角已然挂上一丝残酷笑意。
“呼!”刀锋甚至粘到了地球人身上黑乎乎的外骨骼甲片。
可是……刀锋怎么穿过了地球人的身体呢?
“虚影!”他蓦然一惊,急速收回战刀来,刹那间,十一级初段的力场释放出去,想要捕捉到地球人的影子。
“身后!好快的速度!难道,是风行?”
此人绝对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力场精细的感知力察觉到身后突然出现的危机,惊讶之余,将身后的力场拼命地压缩起来,形成一片禁锢般的力量,打算硬抗对方一招,再来实现攻防转换。
“嗞!”力场里,突然出现一道凌厉到极点的力量,居然划开了力场,挨上了外骨骼甲片。
“嗯?”他眉头一挑,一股极度的危险传入心底,这瞬间,久违的亢奋感觉爆发出来,旋身、蹬腿、发力、出刀,一气呵成,强大的劲力如同飞速旋转的气钻,冲着危险袭来的方位狠狠冲击而出。
这种情况下,此人还能发挥出闪避与反攻的精妙技能,这一点,足以让他跻身真正的强者之列。
“好快的反应!”冯星辰暗赞一声。
YOU CHIKA XOXO
凯杰人的所有动作,在他超境界锁定下,变得清晰无比,这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肢体动作跟不上对方的速度。
无奈之中,他放弃了这一次奇袭,脚步移动,如随风飘舞的落叶,化为影子向后飘去。
“我让你躲!”凯杰人连续两招不中,心中有些来火气了。放开速度和力场,尾随着地球人,那柄奇形战刀风车般转动,凌厉攻势永无休止。
面对咄咄逼人的凶猛攻击,冯星辰终于知道十一级强者究竟有多么的强大了。
是啊,十一级的速度之下,他的风行状态几乎没有效果;十一级的力量之下,他的防御像鸡蛋壳;十一级更加凝练的力场之中,他的攻击像是小孩子舞棍棒!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强大的超境界去减缓对手的攻势,并提前闪避。
但他能一直采用闪避之法么?
不能。
十一级内劲力场形成让人无语的禁锢之力,哪怕他放开全力躲避,无需多久,肯定是精疲力竭、不战自败。
“反击!必须反击!”冯星辰这样念叨着,却连拉开一点点距离的机会都找不到。
这是一件头疼事,不拉开距离,无法让精神力在对方的力场中间形成爆破效应。因为双方速度太快,动用穿刺引爆,必须找到对方力场的薄弱点,这需要一点点时间。
可惜,这种时候,他连那一点点时间也没有。
偏偏,仅有八级高段的精神力,连十级巅峰鬼狼高手也无法撼动,对付眼前这位十一级强者,更是毫无用处,还不如专心地凝聚超境界,让自己尽可能寻找对方的破绽呢。
他在郁闷,凯杰人同样在郁闷。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宇宙職業選手》-第四篇 第46章 鉅額財富展示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 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 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 不由夸赞一声, “申公老爷, 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 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
想看更多,就来 起 点 读 书!搜索“新书友大㊣礼包”, 把 –©-去-掉,兑换限量阅读福利!先到先得!
倚翠楼, 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 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 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酒 神 小說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跃动星光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Diablo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申公家二爷倚翠楼,作为帝都排名前三的烟花享乐之地,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数量并不多,但消费能力大多极强。
一共百余名客人,被屠凌等五十一人贴身搜查。
“所有人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银票等物,主动取出来。”许景明站在那,掌控着大局,人皮面具下,他面容显得僵硬冷漠,“如果发现谁藏着宝贝,杀无赦!”
顿时哗啦啦!
一个个客人们吓得立即将怀里的锦囊,随身携带的值钱宝贝拿出来,一个個捧在手中。
“倚翠楼的各位美人们,你们身上的珠宝首饰也得取下!胆敢藏宝物的,也一律杀。”许景明目光一扫那些名妓们、美姬们,倚翠楼的女子们也是分级别的,约莫也有三百余人。
其中一些头牌,身上的首饰也很珍贵。
在许景明威胁下,倚翠楼的名妓们个个取下珠宝首饰,不敢反抗。
“这贼人首领,张嘴就是杀无赦!对倚翠楼美人们,也没丝毫怜惜。”申公家族的二老爷颇为不满,他何等身份人物?在申公家族内地位都是排在前三的,如今也只能乖乖将身上一切值钱的都拿出来。
“申公家当真财大气粗。”许景明看到申公家二老爷取出的金钱等物,不由夸赞一声,“申公老爷,你放心,乖乖交出钱财,不会伤你分毫。”
手撕鱸魚 小說
申公家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