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我的病友,皆爲人皇!
小說推薦精神病院:我的病友,皆爲人皇!精神病院:我的病友,皆为人皇!
话音落下,张天象目光灼灼看向老赵。
他的眼神中,绽放这数十年不曾燃烧起的火焰,似乎是在看着之后神州的希望,又似乎……为神州在永夜降临前,在祈求最后一丝退路。
“朕,不会跟你做这个交易。”
老赵却是直接一口回绝了张天象的话。
“为何?”
张天象脱口而出,看着面前一脸严肃拒绝自己的老赵,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不为何。”
老赵没有解释,而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你若有其他条件,尽可说给朕来听,朕,定会满足你。”
“包括……为你延寿,也包括,带你踏入仙途。”
“但唯独这个条件,朕不会与你交易。”
老赵的话语当中充满不容置疑的坚决,一旁的李二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也是有些错愕地看着老赵。
当初仙师以身化界碑,提前为神州阻挡永夜降临时,不是将守护这天下的重任交给了自己等人吗?
老赵为何会拒绝对方的条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晚辈没有其他要求。”
西茜的貓 小說
张天象原本绽放着耀眼光芒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似乎有什么东西熄灭了。
“确定没有?”
老赵却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
不知道为何,一旁的李二觉得,老赵似乎不像是在跟面前这个掌握超凡力量的后人谈合作,而更像是……
在打量徒弟。
当初自己从金銮殿后,第一次遇到老赵的时候,老赵也曾经如此打量过自己……
“没有了。”
张天象摇了摇头,旋即,他像是释然了一样,又叹了口气。
永夜不知从何而起,但是,凡是永夜曾经肆虐过的地方,就连神祇,也无法在其中生存,只能寄生其中,成为永夜的一部分,才得以苟延残喘。
连神尚且如此。
又何况老赵等人,还不是神明,只是掌握了另一种超凡力量的人呢?
“不错,朕果然没有看错你。”
老赵看着张天象眼神中光芒逐渐散去,颓然坐在地上的样子,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欣赏之色。
他现在虽然距离大道,还差那最后一步,可是,从现在超凡者的角度来看,自己和他们所谓的神,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
甚至。
一些永夜中神明做不到的事情,他一样也能够做到。
就比如,为张天象续命。
“朕不答应你的条件,是因为,守护神州,本就是朕的职责。”
“仙师将朕带入仙途,便是为了让朕守护这方土地。”
抖S与抖M的小游戏
“朕等本就在为这世间负重前行,又怎能拿这件事情,与你交易?”
老赵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颓然坐地的张天象,声音虽然不大,却字字重逾泰山。
“什么?”
听到这话的张天象骤然抬起头来。
“朕的任务,还有其他历代,成为仙师门人的帝王们的任务,乃是永世守护我神州疆土,你说让朕只保护这神州十年。”
“朕,如何应你?”
老赵再次开口解释道,他的声音依旧不大,却是让原本偃旗息鼓的张天象,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您的意思是……”
卖萌无敌小小宝 小说
“神州,朕等自会守护,那些所谓的神,尽可以试试,有朕等在此,谁人能踏足神州一步?”
老赵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的语气毫无波澜,似乎在他看来,就算是永夜中,那些觊觎神州的神明,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蝼蚁一样。
老赵话音落下的同时。
远处的虚空中,一蓬金色火焰骤然爆裂开来,曾经深入过永夜之中的张天象认得,这是神明殒落后,神躯神血燃烧产生的冲击波。
“这是……”
张天象惊骇地看向老赵,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神州境内,会出现神明殒落的异象,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一定和老赵有关。
“一个藏头露尾,借着信徒的肉身,偷偷潜入神州的家伙。”
老赵语气平淡地说道。
方才他以地上的一片落叶为剑,一剑洞穿了那神祇的眉心,除此之外,他的真元和道韵,还隐藏在那神祇体内,刚才的爆炸,正是因为那神祇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力量,才彻底爆发出来。
“朕重新问你一遍,你可还有什么想要的?”
老赵收回目光,任凭远处那漫天花火落下,却是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而是转头看向张天象问道。
“没了。”
张天象摇头,他已经从老赵口中,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答案,知道自己就算死去,神州也一样会有人守护。
不,应该说,一直就有人默默守护着神州,只不过,如今神州还没有到那一步,需要这些人出现而已。
“没了?”
老赵微微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点破了真相,这张天象依旧没有对自己提出任何要求。
其实在老赵看来。
如果张天象能够帮助自己突破最后一个瓶颈,那么,只要不违背自己原则的前提下,对方不管提出什么要求,他都可以满足。
但是。
賭 石 透視 眼
张天象如此淡泊的反应,却是出乎了老赵的意料。
“我藏身在此,就是为了避免一切说话的机会,保留最后一次发动禁忌的力量,在最后关头,为神州提供最后的希望。”
“如今知晓真相。”
“我已经……没有什么所求的了。”
张天象却是一脸释然地说道,他虽然活的时间并不长,可却已经想通了一切。
“不看一眼永夜结束之后的太平盛世,你,真的甘心吗?”
老赵看了张天象一眼,沉默良久之后,才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
原本一脸释然之色的张天象,听到这话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他本想继续坚持自己的固执,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是啊。
不看一眼永夜结束之后的太平盛世,自己……真的甘心吗?
张天象低头沉默。
同一时间。
神明肉身爆炸之处,正下方,便是鲁淮界碑所在的老城区。
爆炸发生的无比突然,就连疯狂围攻陆天等人的邪教超凡们,也是集体愣住,连进攻都暂时停了下来,抬起头痴痴望着天上的绝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