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開局虐哭女媧,原來我是神話大羅
小說推薦洪荒:開局虐哭女媧,原來我是神話大羅洪荒:开局虐哭女娲,原来我是神话大罗
听着自家弟子的一番抱怨,上清通天的心里自然也不好受。
但是,他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他这么一番用心良苦也是为了自己弟子的人身安全以及截教的未来而考虑的。
至于在商朝为官的那些弟子,这该死的元始天尊居然敢对那些弟子大肆屠杀,这明显就是不把截教,不把他上清通天给放在眼里!
动了他截教的弟子,他上清通天又岂会这么轻易地放过阐教,放过元始天尊?
那必不可能!!
于是乎,就见上清通天眯了眯眸子,宽慰了自己的弟子几句,开口道。
“尔等放宽心,这该死的阐教胆敢害吾截教弟子,吾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师尊,您的意思是……”
“为师的意思是你们几个好好地待在金鳌岛里,然后为师亲自去找阐教算账!”
金灵圣母听上清通天这么说,心中顿时暖暖的,一阵暖流流淌而过。
本来她们以为师尊是不在乎她们弟子的死活,所以才把他们禁锢在金鳌岛内,不让他们出去。
现在她们才知道师尊这么做都是为了她们放安全着想,在这一刻她们才明白师尊的良苦用心。
无理男神痴心爱
金灵圣母等人一阵感动,上清通天宽慰了几句,才飞身离去。
阐截两教本来就积攒矛盾已久,如今许多截教三代弟子又惨死于阐教之手,这就更加激化了两教的矛盾,因此上清通天也不打算隐忍了。
他打算趁此机会和阐教决一死战,彻底地做一个了断!
但是要和阐教做一个了断仅凭他一人之力肯定是不够的,他还需要借助一下盟友的力量。
全能修真者 碧心轩客
在这一刻,上清通天非常庆幸之前结交了那么多的盟友。
这不,盟友现在不就全都用上了吗?
念及此处,上清通天想也没想,直接就去找了女娲娘娘,和女娲娘娘诉说了一番原委之后,女娲娘娘立马就答应了。
而后,上清通天又去找了师妹后土,希望后土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共同来对付阐教,帮助他和阐教决一死战。
他和阐教积攒了这么多年的矛盾,也确实是该做一个了断了……
后土一向顾及与上清通天的同门情谊,见上清通天有事相求,自然是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既然是师兄相求,那师妹我自然是很乐意相助的!”
不一会儿,上清通天就已经集结到了两个盟友,女娲娘娘和后土娘娘的帮助。
八月的热情似火
但是要想彻底地打败阐教,光靠他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毕竟这阐教的背后有鸿钧老祖和天道撑腰,他们三个就算再牛逼,那在鸿钧老祖和天道面前也是弟弟一般的存在,毫无胜算。
因而,要想在与阐教的这一场战役中取得胜利,上清通天还需要得到一个人的帮助,那便是他的师尊——陈生的帮助!
这么想着,上清通天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陈生洞的面前,而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上清通天自认为动作是非常地小心翼翼,非常地轻巧了,但就算他如此的蹑手蹑脚,他还是被眼尖的陈生给发现了。
“小通,来找为师有事?”
“哎呀……”
上清通天本来还在思索着如何跟师尊开这个口呢,没想到师尊居然先他一步开口发问了。
当场被抓包,那他也只能尴尬地干笑两声。
“哈哈,师尊,被你发现了……”
陈生:废话!你的动静那么大,为师还发现不了?
你是当为师是聋子还是傻子?
“说吧,啥事?”
陈生很是悠闲地拿起了果盘里的一颗灵果,“嘎嘣”咬了一口,任由果汁在唇齿间蔓延开来。
小通会来找他陈生并不意外,因为最近小通可是三番五次地往他这里跑呢!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小通怕是又要来问他问题了……
“这次又是有什么问题要问,问吧,为师已经习惯了。”
……
但是出乎陈生意料之外的是,小通这一次并没有直接开口提问,而是沉默不语。
牙齿咬了咬下嘴唇,似乎在纠结着什么,一脸苦恼纠结的模样。
最终,他终于是下定了决心,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陈生的面前。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上清通天坚定了神色,一字一顿道。
“师尊,弟子这次来不是为了问问题的,而是……请求师尊出山!”
“什么?出山?!出这个首阳山?”
陈生本来还因为小通没有问题而庆幸了那么一会儿,但是在听到小通说要他出山之后直接吓了一跳,浑身一颤,连手上啃了一半的灵果都被吓掉了……
“小通,你……你没发烧吧?”
“没有啊,弟子好着呢。”
“那你怎么净说胡话呢!就你师尊我如今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一个大罗金仙,还是一个水货大罗……”
海 都市
“如今的洪荒世界那可是准圣多如狗,大罗遍地走,恐怖得很!你师尊我哪里敢出去?”
“这出去小命可就没了啊!!”
若是平常师尊这么说说也就算了,上清通天就当师尊比较谦虚。
但是现在,阐教和截教都要开战了,在这种紧急的情势下,上清通天急需师尊相助,他可不希望师尊继续这么谦虚下去。
“师尊,您就别谦虚了……以您的实力别说是圣人了,圣人之上都没问题,您就别在我们面前装菜鸡了……”
顿了顿,上清通天继续哀求道。
“师尊,如今阐教入侵大商,大商的截教弟子死伤无数,阐截两教的大战迫在眉睫!”
“弟子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您的!阐教他们有鸿钧老祖和天道的支持,若是您不出手,弟子和截教以及商朝都会灭亡啊!!”
说道后面,上清通天几乎是湿润了眼眶,略带哭腔地恳求道。
“师尊,弟子真的需要您的帮助!弟子请求您能出山,帮助弟子一起对付阐教!!”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若不是实在被逼上绝路,别无他法,上清通天也不会这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苦苦哀求陈生。
但是陈生的怂那可是刻在骨子里的,一时间让他出山他是说什么都不肯的。但是面对弟子的苦苦哀求,他一时间也不忍心拒绝。
于是乎,陈生皱了皱眉,为难地开口道。
“小通,你让为师想想吧……”
世界末日柴犬为伴
然而陈生还没有想清楚,上清通天却收到了女娲和后土的传音。
“通天道友,快来朝歌,阐教这群人太猛了,朝歌要坚持不住了!!”
“是啊,师兄,你快来!这元始天尊居然还叫来了太清老子,我们两个怕是不是他们的对手!!”
原来不止是上清通天找了盟友,元始天尊也找来了太清老子当盟友。
一时间,两教的形势又紧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