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玉無暇
小說推薦翡玉無暇翡玉无暇
我也,也就是利用了一下人性的弱点,让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占时的安静下来。
当然了,这些人也是领头的人,所谓,擒贼先擒王吧,让这些人先签订合同,也能让他们下去,把那些闹事的人给摆平了。
签完合同,我就跟那些维权委员会的人说了,让他们下去维护秩序,安抚人,跟他们相近的朋友说,让他们争取也早点签合同,把事情给摆平了。
很快,办公室里面就安静下来了。
我坐在办公室,口干舌燥的,这一天,光他妈吵架了,早上跟王玉民一家人吵,中午来这了,跟这帮维权的人吵。
累的慌。
我从来没想到,我陈军,能活成这个样子,处处跟人吵来吵去的,还别说,我还真能吵出一个结果来。
李娟赶紧给我倒茶,佩服地说:“小军哥,你可真厉害呀,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给解决了,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来喝杯茶,哎呀,老板就是老板呀,这思维可真是活跃啊。”
李娟的马屁拍的我都想笑,但是我却故作骄傲地说:“那是啊,要不然怎么领导你们呢?没点脑子,种地都费劲。”
李娟咯咯笑起来。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杨艳红也开心地走过来,蹲下来给我按摩腿,按摩脚的,佩服地说:“小军啊,我可真是服了你了,这个办法,可真是一举两得啊,这一呢,解决了这帮人在这闹事的局面,二来呢,一下子让我们一加壮大了九百家店面,要是真的都拿下了,等于是一下子扩大了四倍还要多呢。”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的目的也是这样的,现在都搞加盟这一套,卖自己的品牌资源,我觉得很好,但是,对于加盟商来说,不实惠的,我们收加盟费,收的太高了,有的家庭啊,真的是拿全家的积蓄来做的,做起来了呢,还要跟公司分钱,做不起来,公司也不会退钱的,这对于创业的人来说,风险还是太大了,我建议啊,以后咱们就不要去收加盟费了,咱们眼光放长远一点,咱们相信咱们的品牌能壮大,能做好,咱们就赚分红的钱,好不好?”
杨艳红立即说:“我听你的。”
她说完就站起来,来到桌子前,打开抽屉,将里面的公章拿出来,然后开心地说:“给……”
我看着公章,我就说:“干嘛呀?给我干嘛呀?”
杨红艳恭敬地说:“以后,你领导我,公司卖给你了,合同我都准备好了,一加,以后就是你的,我心甘情愿在你的领导下做工作,没有你的领导,我心里觉得,像是没有主心骨似的。”
我听着就笑着说:“那我还真的不跟你客气,合同拿过来。”
杨艳红十分开心地将合同拿给我,她还害怕我不收似的,这可不会,我的钱呀,都是公司的钱,公司的钱投入出去,自然是要有回报的。
我看着合同,李娟就跟我说:“百分之百全资收购,小军哥,咱们的公司又壮大了,只要再加入一个,咱们就能形成集团公司的力量了,到时候,咱们一个个都给他做上市,成为全国五百强公司。”
我笑了笑,我说:“合同改一下。”
几个人都诧异地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改合同。
李娟问我:“改什么?”
我说:“我我们拿百分之49,杨艳红留下51,她还是公司领导人。”
杨艳红立即问:“为什么呀?我的公司只剩下一个亿的资产,你花了一个亿帮我解决了麻烦,你就应该全资收购的。”
我笑着说:“这是你的心血,我不能鸠占鹊巢,咱们做人做事,对外人,都要留有余地,何况是这样的亲朋好友呢?是不是?我可以领导你,但是,在精神上领导你,在工作上,还是以你为主,毕竟,我是个门外汉,你要一个门外汉,领导你一个内行人,最终的结果,必然是鸡飞狗跳的,大的方向,找我,公司的行政工作,还是你,要领导这么多人,没有绝对的股权,是行不通的,改吧。”
我说完就把合同拍在桌子上。
杨艳红深吸一口气,立即过来拥抱我,感动地说:“你真太善解人意了,心细的让人敢动。”
我拍拍她,我说:“行了,别顾着感动了,你以为事情很少啊?十几个省市呢,九百多户人的工作要做呢,这是一个长期的攻坚战,很有可能三五年都搞不定,别跟我这感动了啊。”
杨艳红松开我,笑着说:“那我不管,我一个人可搞不定,你得陪着我。”
我笑着说:“那肯定了,我也是公司股东啊,公司垮了,我可亏钱呢,我必然是要上手的。”
杨艳红放心了似的,笑了笑。
李娟开心地说:“小军哥,股份改好了。”
我点了点头,在合约上签字,签完字之后,我就跟吴真真说:“吴真真啊,下午跟我走一趟,我得去永兴村办点事,需要你帮我支援一下法律上的援助,辛苦啊,这么多天,让你跑来跑去的。”
吴真真笑着说:“应该的,拿公司的钱,当然是要为公司办事了,当然了,还是非常想跟您这种企业家在一起共事的,在您这里,我能看到很多其他公司看不到的案例,就比如这次这么大的维权案,如果是其他的公司,其他的老板,估计早就垮台了,别说企业不存在了,创始者会不会坐牢,都是问题,但是您呢?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所用的策略,手段,都是可以写入教科书的。”
我听着就哈哈大笑,我说:“过分了啊,过分了……”
几个都笑起来了。
我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说:“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然后下午就开始忙吧,杨艳红啊,你要是忙不过来呢,你就打电话给颜慧,让她从公司给你抽调人手。”
猎物
杨艳红立即嗯了一声,但是,却笑着说:“还需要你帮个忙。”
我问:“怎么?”
逆川神之瞳
杨艳红立即说:“妞妞一个人在家里,我太忙,陪不了她,她挺向往你的生活的,所以,能不能让她这段时间跟着你。”
我点了点头,我说:“也好,妞妞太单纯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我呀,得让她跟着我看看,这世界的黑暗面,让她也知道知道,人间,不仅仅只有真情,也有为了利益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