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可夢修改器
小說推薦寶可夢修改器宝可梦修改器
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 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 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 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 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 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 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 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爬墙新娘年十八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从茵郁市前往釜炎镇共有两条路,第一条是直接一路向西横穿两座城市之间的隔着的那片山脉林地。
而第二条路,则需要先向南出发,从紫堇市那边绕一圈。
大多数在外旅行的训练家面对这个选择都会更倾向于后者,因为第一条路上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宝可梦,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危险的存在。
但对于胡杨和斧牙龙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用来历练的好机会。
因此在看完地图后,他便对着喷火龙下达了继续向西飞行的指令。
结果在半路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雨势汹汹,整片天空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变得阴沉起来,大规模的暴雨直接把喷火龙和胡杨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胡杨:“……”
不愧是以经常性下大雨闻名的茵郁市。
胡杨连忙让喷火龙紧急降落,刚巧附近有一处显眼的山洞,一人一龙便连忙躲了进去。
结果却发现,这处山洞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带着宝可梦的训练家。
他们见到胡杨过来也不意外,其中几个还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外面在下暴雨,没有办法继续赶路,胡杨便在山洞中找到一处角落,利用喷火龙尾巴上的火焰烤起了被淋湿的衣服和头发。
喷火龙用爪子把尾巴抱在身前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