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荒海,三生阴阳洞天出口。
此间光影一动,立刻复现出一个人来。
观其面目,此人半边脸容异常苍老,皱纹丛生;另半边脸却是光滑紧致,约莫是二十来岁的相貌。身上所着是麻布、丝绸、以及许多金丝纽扣混合而成的奇装异服。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披洒, 但是散发之中又扎着六七个小辫子。
来人并无气机散出,亦非墨染当空的“虚空挂画”之形;但只要稍有些眼力之人见了,却不难猜出这是同等级数的人物。
寄宿日记
“左一”却并未令人久候,只见那阴阳洞天蓦然光影浮泛,他已以纵身逸了出来。
仔细打量了一眼来人,左一纳罕道:“有意思。”
让猫耳女仆亲吻自己的大小姐(′-`)
小说
“第一个造访的是辰阳剑山诸永宸道友, 已然大大出乎某之预料;第二个到来的是阁下,亦不遑多让。正主未出,倒是相继来了许多对左某大感兴趣之人。”
老者并不接话, 只是微微一笑。
左一略一沉吟,道:“道友也是紫薇大世界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不过似乎无人知你姓名。可否告知上下?”
老者微微一笑,道:“我虽不若那一位,因时、因势常常更易本名。但逢非常之时,事有终始,亦当有‘正名’之说。”
话音一落,他屈指一算,道:“就名‘淮胥’罢。”
左一颔首,正容道:“淮胥道友。若要伸量高下,便请出手罢。”
眼前这位临时起名为“淮胥”的老者, 身份不难猜出,自然是巫道八祭大巫。
淮胥不为所动,并无半点要出手的意思,只淡淡道:“我与你交手,能得什么好处?”
左一身躯微微一动, 纳罕道:“淮胥道友上门挑战, 反而问我索要好处?”
淮胥面色一正, 肃然道:“不要小看了巫道的底蕴。以卜算一道而论。若是审辨阴阳,窥测天机,俯察升降流行,我巫道不如阴阳道;但是若观气机兴衰,生死嬗变,谁又能超得过我巫道?上一回与诸永宸一战中你施展的手段,你当我不能明澈其妙么?”
顿了一顿,淮胥续道:“若是我所料不错。再有百天无人上门,只怕左道友你就要颠倒主客,反过来去挑战他们。只是如此一来,天下列位同道亦不难猜出其中玄机。未必肯与你正经交手。尤其是九宗底蕴丰厚,若是其将一件件防备手段逐一使出,道友你也未必能讨好。”
左一目光微微闪烁,低头不语。
淮胥声音却是一缓,微笑言道:“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那日形格势禁,道友你气势正盛,彼等自然是会先接下挑战再说。但是当你胜过诸永宸之后, 其等若是度量一对一并无取胜之望, 自然会审时度势。”
“再者,若我并未记错, 那日应元道尊可是一言不发离去了。只怕他当是就生了纠集诸真来攻的意思。”
左一思量半晌,终于道:“你想要什么?”
淮胥悠然道:“你知道的。”
左一眉头一皱。
淮胥微笑道:“我巫道之中,从来都是‘天无二日’。本人索取此物之用途,道友应当能想得明白。”
左一沉吟道:“你是要……”
淮胥轻轻一点头,也不再说话。
思索了一阵,左一终于拿定决心,郑重道:“若是贵方立下个契约,不得干扰我行事,与我为敌,无论明里暗里。这桩买卖,就算成了。”
淮胥笑道:“成交。”
话音一落,他身躯不再是徒有其形,莫名伟力升腾,弥漫洲陆。
在淮胥身后处,渐渐浮现出八个骷髅头骨。这八只头骨看似似乎距离淮胥止有数百丈远近,但是又无端给人一种直觉——似乎若是飞遁过去追寻,哪怕飞遁数十万里也不能触及;可那物偏偏又是再确实不过的实体,并非幻影折射一类。
淮胥双掌一合。
自八只骷髅的口中,忽然吐出水来,仿佛极宽大的瀑布,轰然落下。甚至遥听天外,还真的传来若有若无的“哗哗”声,似乎真的是瀑布垂落。
八道水柱,色泽虽然各自略有差别,但都是深色。
但等到八水合一之后,却呈现出仿佛蜂蜜的明黄色,并且其性粘稠,缓缓流动挤压过来,似乎也与蜂蜜之性有三分相似。
左一面色一凝。
若是以为这水象攻来的速度果然十分缓慢,那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眼前所见的“八水合一”,只是一种幻象,是淮胥营造出的“观念”。在真实世界中,这八道瀑布,无量真水,实是从八个不同的方位向自己掩映而来,没有一丝缝隙。
左一猛地击出一拳。
这一拳,幻象顿消,只见迎面一道瀑布,陡然裂形一分为二,让出一条坦坦大道。
一招出手,虽然二力交接,气机感应,敌手的神通之形也做出了适时的反馈。但左一心中却莫名传来隔靴搔痒的奇异感受。
仔细一思量,左一明悟——
其实这八个骷髅,都是八祭大巫的过去分身。
只是这八具分身此时并无灵智,只得显化成骷髅的形状,施展某些道术。
以法力层次而论,这八分身虽也达到了规模极宏的程度,但是与诸永宸等当今第一流道境大能,依旧是有所差距。对于左一,自然也构不成威胁。
超绝可爱男生等我回家
彼分身虽众,但是只要击破一个环节,这门道术就算是被破解了。
但左一定睛一望,却蓦然一怔。
因为,为他拳力所击破的“瀑布水象”,竟莫名复原了。而他并未感受到淮胥有任何动用法力的动作。似乎先前的破敌之象,只是一场幻觉而已。
淮胥神色淡然。
过去的我是我,现在的我也是我。无论哪一个阶段的“我”,皆是“真我”,没有差别可言。
所以,一道分身施展的法门被击破,另外一道分身施展的神通自然与之“重叠”。整个过程,不需要念动,不需要作法,更加没有气机流动挪移的过程。
左一这才省悟,他只看到了第二层。原来那宛如流动十分缓慢的“蜂蜜”,并非幻象,而是一种真实的可能性!
此招一出,便是无所不至,无所不在。
既无退路,左一奋力还击。
镜华炎月
一拳拳打出,广袤天地之间,顿时多出一片片黑色幽影。这已然不是空间裂缝的层次,而是彻底的崩坏和寂灭。
方才的试探性出手姑且不提。此时左一全力出击,分明可以发现——他的战力,较之那日和诸永宸交手之时,又强了三分!狂涌恣肆的拳力迸发出来,竟是将那缓缓逼近的琉璃水象遏制住,就此打了个平手。
……
越衡宗。
诸真通过“通灵显化真形图”,观察着外界的一举一动。
为了及时掌握最新情况,这三年之内,直到东方晚晴或阴阳道主挑战左一为止,诸真都是驻于越衡宗内,并不离去。
此时薛见迟等暗自评判。
以规模之充沛、手段之诡秘而言,巫道八祭大巫实在诸永宸之上。但是神通手段示现于外的“形体”上,似乎较之诸永宸的剑意微密,无所不至,还是略逊了一线。
这也大致符合对于八祭大巫和阴阳道主二位当世神秘道境巨擘的实力预估。
但就在此时,情势忽变。
那八具骷髅首级,忽然无端有血肉凝结,顷刻间就恢复成了“淮胥”真人的面貌。经此一变,那宛若蜂蜜的流水,立刻显化五色,以极强的速度压缩推进,马上就要将左一吞噬。
元鹰、薛见迟等都是面色微变。
此时的左一,分明较前日强了许多;但是依旧和八祭大巫有如此大的差距,岂不是说八祭大巫道行之深,还要在九宗天尊之上?
阴阳道主目光一动,似乎依看穿了元鹰等人之心意,只淡淡道:“这一法门,他此生只能使用一次。”
诸真闻言,暗自琢磨。
只能使用一次……
那阴阳道和巫道本是对立,阴阳道主功行又不逊于八祭大巫,只能使用一次的手段,就轻易动用了?
刹那功夫,水象一凝,成了一个晶莹球体,将左一封印其中。
若不明就里之人,未免奇怪。为何诸永宸、八祭大巫所用之道术,都是这般将人封印凝结、化为塑像一类的手段。
其实此说大谬不然。
无论是诸永宸的剑心密意,还是八祭大巫的琉璃水象,都是威力极宏之法门,一沾便是形消骨散,神魂俱灭。只是因为这“左一”肉身强横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才神意先行退藏,仿佛被封印一般。
诸真心中都存了一念——
且看如此局面之下,左一能否使用那神奇的“复原”之法。
但这个念头只是刚产生,左一双眸之中精光爆射,双臂猛地一分,已然将那极圆整、极宏阔的“封印”打破。速度明显较之第一回动用此法之时,快了甚多!
而且他此时之气象,神完气足,锋锐逼人,亦迥异于第一次动用此法之时。
淮胥淡淡道:“你赢了。”
但是观他神态,却并无斗法失败的一丝气沮。
左一却是拱手一拜,异常认真的道:“谢过。”
大袖一挥,有仿佛凝练成光珠的一物纵出,飞遁至淮胥面前。
淮胥将其接过,悠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