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
小說推薦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这个侧妃路子野,得宠着!
南汐心里一惊,和祁景清对视一眼。
祁景清眼神一狠:“清风!将她捉到书房去。”
清风抱拳道:“是! ”
南汐有些担心,该不会真的是苏婷云跑出来了吧?
清风见过苏婷云,如果是就给抓进来,如果不是也就没事了。
江柚白注意着两人的表情,这事怕是有蹊跷。
王爷几天前才将六皇子接进王府,之后便有自称皇后之人来了。
江柚白猜测,没准这是真的皇后。
随即又摇了摇头,皇宫境地,尤其还是冷宫,哪里是那么好出的。
不过还是对此事上了心。
“那王爷就先忙吧,妾身先告退了。”江柚白转身出了昭旻院。
书房。
即使被清风压在地上,因为力气太小,只能靠又喊又乱叫的人,不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苏婷云,还能是谁?
上次见到的那一身白衣,已经被蹭脏,裙摆处还沾上了雨水,又被苏婷云在地上磨来磨去,就像是和了泥一样。
整个人狼狈不已,要说这是大元朝的皇后怕是都没人相信。
嘴里还大声喊着:“你们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
南汐还不解,苏婷云这是怎么了?祁景和似乎也没怎么样啊!
也不能在让她这么喊下去了。
“皇后娘娘怎么了?”南汐皱眉道。
苏婷云不理南汐,还是继续喊道:“孩子,还我的孩子! ”
“你的孩子怎么了?”南汐也大声的喊到。
随后苏婷云就见到了,门口悄悄跟着南汐走来的祁景和。
奶娃娃正好奇的趴在门框上,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瓜,好奇的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苏婷云不在挣扎了,眼睛紧紧的盯着祁景和,像是想把这小小的身影,深深的刻在眼里。
奶娃娃被盯的有些害怕,自觉的去找自己信任的人。
进了书房,绕过苏婷云,扑在了南汐的身上。
苏婷云如晴天霹雳一般,她现在也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是她见到孩子,也实在不想离开。
慌乱的伸手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裙。
朝着祁景和伸出手,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
但是苏婷云的嗓子本就伤了,在怎么也说不出温柔的话来。
嘶哑又慢的声音,咧着自认为好看的笑脸,轻声说道:“小孩子,能不能让婶婶抱抱。”
南汐被苏婷云这猝不及防的转变,给吓了一跳。
祁景和害怕的往南汐身上缩了缩。
苏婷云的笑脸一楞,看着南汐护着祁景和的模样,就知道她们夫妇不像是会伤害孩子的人。
“这样吧,婶婶刚刚被雨水浇到了,等换个衣服在让她抱抱我们的奶娃娃好不好?”南汐捏着祁景和的小脸,轻声哄道。
祁景和犹豫了一下,在苏婷云炙热期待的目光下,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苏婷云随即松了一口气。
南汐把奶娃娃交给青宁领走。
随着祁景和出了书房,苏婷云的目光也收了回来。
看向祁景清,又看向南汐,跪坐在地上苦笑道:“我们被发现了。”
“今天有人交给我一封信,上面写你们早就带走了六皇子,而且还虐待他,我一时冲动,便冲出了院子。”
“一定是上官婉儿,上官婉儿她知道我出皇宫了,想要害我,对不起对不起,还连累了你们!”
祁景清突出声道:“信在哪?”
苏婷云一愣,将怀中皱皱巴巴的信拿了出来。
南汐接过信,交给祁景清。
她看不懂,又不能问写了什么。
祁景清看完,眯了眯眼,严肃道:“本王从皇宫接出六弟时,他身上便有淤青。”
苏婷云听完就如同晴天霹雳。
祁景清这么一说,在加上苏婷云刚才的话,南汐大概猜到了这信上都说了什么。
怕是真的让祁景清猜对了。
她们没告状,倒是让她们找到了挑拨离间的方法。
现如今,上官婉儿知道了苏婷云在她们这该怎么办。
这可是件麻烦事。
南汐又填充道:“怕是有人想在中间挑拨我们的关系,或者怕我们知道真相,会对付她。”
不过,应该不是这层关系,上官婉儿和她们敌对,已经是确定的事情,为什么又整这么一出呢?
“是上官婉儿,一定是上官婉儿!德妃和上官婉儿是一伙的,所以她们虐待我的和儿!”苏婷云后知后觉痛苦道。
“母后,您可还有什么事情没说?以至于让贵妃如此不肯放过您?”祁景清问道。
苏婷云低着头的眼神一变,痛苦道:“没有了,我将所有的事情,上次就已经告诉你们了。”
祁景清点点头说道:“那母后去整理一下,稍等见六弟吧。”
苏婷云便激动的低着头和下人去了。
人走后,南汐分析刚才祁景清的话,问道:“王爷觉得皇后还有事情没说出来?”
祁景清点点头:“而且是否是真假还有带确认。”
“或许是半真半假。”南汐接道,“或许有些东西没说出来,怕我们知道了就不杀上官婉儿了。”
“而且,她的愿望只有两个,一是杀了上官婉儿,二是六皇子,她竟然不需要我们帮她回宫!”
祁景清听了南汐的分析,非常同意,而且跟他想的差不多。
空間 醫藥 師
南汐还是担忧道:“王爷,皇后一事被查到该怎么办?”
煞气一事好不容易进了尾声,这又来个皇后,真是一波接着一波。
“不会。”
嗯?南汐一怔,疑惑道:“为什么?”
“因为送信之人只想挑拨离间,若是想抓人直接就找人围起来了。”祁景清解释道。
南汐点点头:“相公好聪明哦~”
她都没有想到。
祁景清被这突然的一声撒娇差点呛到,放下茶盏咳了两声才缓过劲来,南汐真是时时在挑战他的忍耐力。
过了一会儿。
下人将苏婷云带了上来,青宁也将祁景和带了上来。
南汐蹲下与祁景和平齐,捏着他的小鼻子轻声道:“刚才我们是不是答应让婶婶抱抱了,我们要做听话的好孩子,信守承诺对不对?”
祁景和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走到了苏婷云面前,伸开小手要抱抱。
这就是母子的血缘关系吗?
她第一次抱祁景和的时候,奶娃娃都没有伸手呢。
苏婷云抱的有些用力,祁景和皱着小眉头想挣脱。
“孩子疼了。”南汐适时提醒。
苏婷云依依不舍,心疼的松了手。
知道他的胳膊上有淤青,握着他的小手,急忙问道:“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吃的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苏婷云噼里啪啦说了一堆,祁景和露出痛苦面具,用劲的往后躲。
南汐看不过去,提醒道:“他还是个孩子,慢慢来,现在能让你抱,说明并不排斥你,你若是在这么激进,会吓到孩子的!”
苏婷云晃过神,一根一根手指的松开了抓着祁景和的手。
奶娃娃得到解放,立马就扑进了南汐的怀里。
祁景清看着苏婷云道:“该回了,王府人多嘴杂。”
苏婷云依依不舍的看着南汐怀中的小人儿。
“奶娃娃说婶婶先回家吧,我们过几天去找婶婶玩,对不对?”南汐哄道。
祁景和只听这个婶婶要走了,便点点头。
苏婷云得到了保证,也就先走了。
今天这事已经给祁景清二人填了不少麻烦,不能在呆下去了。
能见到和儿她已经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