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快点,第三个防御点已经失守,立刻吩咐旁边的两个队伍退下来。”
在地下之城当中,此时也是战火纷飞,曾经昔日的战友,此时已经成为了敌人。
艾青嘶哑的声音不断响起, 曾经贵为副团长的她,以前都干着团长的责任,现在碰见这种情况,也是没有慌乱,对于一些安排是井井有条,哪怕受到突袭之后,也快速纠结出来一支队伍,并且在城市中心抢夺过来一处安全点, 让众人不至于没有临时休息的地方。
但是城市外面的法阵已经升起,除了法阵的权限者之外,其他人谁都无法飞行,让逃跑成为了奢望。
随着一道阵法升起,撤退回来的众人终于暂时舒了一口气。
看着少了一小半的人数,艾青也是叹了一口气,谁也不会想到会变得如此样子。
此时一个人从半空飘了过来,而在外面一个个房屋正在不断的倒塌,他们四周逐渐变成一片坦荡的平地,敌人也从四面八方给围了上来,让他们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被轻易察觉。
“顾馗,你为何要这样做!”艾青深吸一口气,对着上面曾经人族的领袖,现在的背叛者毫不客气地说道。
之前在顾馗让大家集合起来,说是有事情要做,结果大家集中之后,这才发现那些曾经的同伴已经成了敌人, 中了埋伏他们遭到了惨重的损失, 如果不是她及时集合一些人,一个个把人解决出来,恐怕现在还要少上很多人。
看着人人带伤,人数不足五十,还不足敌人的一半,心中再是悲观,也不得不振作起来,就是死也不能这样束手就擒。
“你不需要知道,现在享受你们最后的时间吧。”顾馗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不过顾馗并没有下令攻击他们,他们这层简单的防御,恐怕连一炷香的时间都顶不住,留下一部分之人,更多的人直接撤走,消失在他们的目光之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艾青,我们现在怎么办?”此时一个相熟的人,走过来询问道。
“只能等着,大家赶紧趁机恢复一下, 如果有多余治疗的丹药, 大家都拿出来一点, 或许可能真没有下一次机会了。”艾青有些苦涩地说道,随后冲着大家说道。
其他人一停,也不再吝啬手中的东西,有多余恢复伤势的丹药都分发出来,因为就像艾青所说,如果死的话,那就只能便宜其他人。
“后面那条暗河,可不可以利用一下。”那个人还是有些不甘心,指着他们身后的暗河说道。
艾青知道他是上一次才带回来的人,还没有熟悉这边,所以只是摇了摇头。
“不可以,你才来到这里,或许不太了解,大家都知道这条河,短时间下去还没有关系,可是一旦时间过长,最对一盏茶的功夫,就会被这个世界的力量给侵蚀,无论多少最后都被同化消失。”不过艾青还是仔细地解释一番,也是给那些不太了解说道。
“这也是对方不怕我们利用河流逃走,因为整个地下河都没有探知的入口,我们中心这一段许多人都下去过,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出口。”
“好吧!也不知道对方为何不进攻,还是利用这点时间赶紧休整吧。”
这个人失望嘟囔一句,随后走向一旁,他的伤势较轻,倒不需要多长时间。
道觀養成系統 小說
艾青因为一直在指挥,加上实力不强,也是没有大碍,杜绝了其他人的丹药,走到了边缘看望外面,那里面也有许多她救过来,其他人救回来的人。
那些人大部分都是被救回来的人,此时此刻她也总算明白,为何救人总体都那么顺利,敌人大部分一旦不敌就逃跑,也俘虏都不问,一些小喽啰被放回去,那些人其实早就被刷选出来,根本不是坚定的反对派。
而一些敌人和坚定的反对派则是被送往这里,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几个人跟着顾馗出去,说是去其他地方镇守,恐怕下场不用多想,而他们这群人就是傻乎乎被对方利用,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那种。
此时她也不知道为何对方不进攻,却放任自己这边休息,虽然说或许他们根本跑不掉,即便跑出去这里,也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真正入口只有顾馗知道,但也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伤亡。
“或许这些人他也不在乎吧。”
艾青苦笑一声,不再看外面,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他们的结局,可是他们也同样是坚定的反叛份子,人族也只占了三分之一不到,都是其他种族。
正在这个时候,在中间的位置,一个光猛陡然出现,众人心中一惊,随后一个个人依次从里面走来出来,艾青一看先是一喜,因为这些都是高雄带走的人,随后又是一黯,因为古争把对方成功救回来了,可是才出狼穴,又入虎穴。
戰 王
“这里怎么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随着高雄进来,有些奇怪地说道。
艾青知道,自己在上面做了一点手脚,可以让对方直接出现在自己身边,当时自己觉得万一对方受伤可以及时受到治疗,没有想到这个局面。
“高团长,说来话长,不过我们有时间。”艾青苦涩地说道。
“顾大人,你能否告诉到底怎么了?”高雄也不是傻子,看到周围和现在的局面,立刻大致猜到了什么,扬声冲着空中的顾馗喊道。
“如你所见,其实一切都是圈套,只不过这一切本来是为你们而设立,现在成了另外一个人陷阱。”顾馗竟然回答了高雄的问题,只是因为他想要知道,高雄回来之前的事情。
“你能否告诉我你那边的情况,不知道营救你的人情况怎么样。”
“一切顺利,等到对方把对方杀光,自然会回来。”高雄一听,自然知道目标成为谁,立刻不屑说道。
“从你表情我就知道了,哈哈,看起来一切都顺利,不过呢,还等一会,万一对方侥幸逃回来,最后还是来到这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顾馗哈哈一笑,随后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天空。
随后在外面的众人,好像得到什么指令,也开始朝着他们发起了进攻,不过那个进攻力度太弱太弱,就像过家家一样,靠着这些强度,几天几夜都别想攻破外面的防御。
“糟糕,要是看到这幕,哪怕回来也会过来,对方故意这样。”高雄担心说道。
“谁能知道他们目标是古争,连你都成了牺牲品,我也是其中被利用的一员,真是没有想到,你的一些队员是不是主动要求断后牺牲。”艾青在一旁苦笑一声,突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现在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古争那边,独自面对数十人的包夹,能否顺利地回来。”高雄没有深究,而是叹了一口气。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们这边也是自身难保,恐怕这一次我们终于要走到终点了。”艾青眼睛看着高雄说道,同时做个手势,让一些人放下他们这些人的警惕。
恐怕队伍里对方的人,早就利用断后的原理脱离出去,这些人里面不会有对方的人,再说对方的人也不冒头。
“别放弃,我一定带大家出去,我先回复一下。”高雄鼓励一下,随后吞下一枚丹药开始疗伤起来。
艾青有些痴痴看着高雄,这才她心中最为坚强的人,无论任何事情,再大困难,都有一股积极面对的态度,永不放弃。
随后艾青也开始积极起来,为了高雄,也为了大家,自己也要做一点准备,哪怕多出一点胜算,也是值得。
而这个时候,在这个地下城市的不远处,和善古争和阴郁男子也来到这边。
“你看看,对方神魂正在得到锻炼,这种强度如果在高两分的话,恐怕就死了,而现在对方昏迷无法感受那种痛苦,但是一旦清醒过后,原本就无比坚韧的神魂再无破绽,这强度比准圣巅峰都要强许多。”和善古争还在喋喋不休。
“你不要说了,我忍耐已经到了上限,我说过,我要等他离开这幅身躯,那个时候直接捡现成的修为,不比自己修炼要强,给你我遇到这么多事情,恐怕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阴郁男子闪过一丝凶光,看向对方。
别看对方和自己本根同源,可是真要惹恼了自己,哪怕伤及本源,也要灭了他,他不想惹怒那位,可是这个有些不识趣,真以为自己替代了他,就成为他?
痴心做梦!
“好好,我不说了,只是离开了这个机会,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实在太可惜了。”和善古争遗憾地说道。
“前面到了他们的警戒范围,在多就暴露了,把她传送下去就行。”阴郁男子慢慢蹲下来,放开古争,让他躺在地上,这才说道。
“交给我了,就传送之前那个女子身边,对方肯定会照顾好他。”
和善男子立刻说道,同时一道金光打在古争身上,
“好了,你先回去,我跟在后面。”阴郁古争毫不客气地说道。
“都是自己人,还要这么防备。”
和善古争口中虽然这样说着,可还是一头钻入身体当中,紧跟着阴郁古争也是钻了进去。
随着古争身体金光一闪,随后他也消失在原地。
……
此时在一处神秘的黑域当中,几个人看着眼前巨大的大陆,表面的所有一切他们都可以看到,而他们此时聚焦处,就在巫妖大战的战场上,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已经开始。
巫妖大战正式开始了。
“是不是有些熟悉,饕餮。”在一旁的男子忽然笑着说道。
“当年我可是差点被误杀在这里面,再一次看到有些感慨啊。”如果古争在这里,肯定会认出来这一位是他的师傅饕餮。
“既然来都来了,你不下去看看你的弟子,一直还被你蒙在鼓里。”旁边的男子又调笑说道,“要知道过了时间,恐怕你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了。”
“太一,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难道这下面没有你的人吗?”旁边一个女子也是笑着说道。
“有是有,不过已经出局了,看来也没有什么希望了。”太一也是无奈地说道。
“哈哈,怪不得你老是打击饕餮道友,不过现在为时尚早,看他们的造化吧,我们能做的就是护送到这里,等到巫妖大战一结束,就必须离开了。”女子幸灾乐祸地说道。
“他们来了吗?”饕餮在一旁忽然开口问道。
“来了,先遣队伍已经来了,看来这一次对方是决一死战了,对方所有世界的精英都已经过来,而且连他们的世界,都已经被压缩成一个大千世界,也就是说,对方想要回去都回不去。”听到这里,女子严肃地说道。
“那我们这里的情况呢?”太一在旁边也问道。
他们平常都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这里被别人发现,只有女子才会时不时地回去一趟,消息自然比他们知道的要多。
“也差不多,许多实力不够,都就地沉睡,等待着苏醒,也有一些设下阵法,如果对方不是凑巧接近的话,应该发现不了。”女子简单说下。
“这也没有办法,对方残忍嗜杀,如果那些人被发现,结果只有一个,被他们全部杀掉。”饕餮在一旁无奈地说道。
对于那些人,他们自然非常了解,甚至可以说,已经交战了不知道多少年,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挡住对方的入侵,要不然也不会有这项计划。
“那个人简直是个体伟力的巅峰,连鸿钧圣人都很难挡住,只不过在高手的数量上,却没有我们多,不过却不知道这一战是鹿死谁手。”女子感慨一番。
哥哥和他的三胞胎妹妹们
“就他那样,不知道怎么会修炼上来,只是发现新的生物,几乎都要把对方给赶尽杀绝,仅仅留下那么点人口,还是想要当做乐子才存在。”太一忽然想到了什么,愤慨地说道。
“对方修炼之道,就是如此,杀不同的生物越多,实力越强,要不知道他到如此,恐怕是把对方所有的万千世界的人全部杀死,现在对方想要更进一步,追求那大道之上的境界。”饕餮在一旁说道。
“对方可能吗?鸿钧圣人自从真正突破圣人境界之后,一直也在研究,可是依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不像之前在我们这种境界的时候,至少有着明确的目标。”女子反问道。
“有什么不可能,你能相信在洪荒扩张千万年,融合无数大大小小的世界,突破了圣人的数量限制,在那之前没有人能够想到吧,就像下面的人一样,其实那个时候我们也只是坐井观天,多亏巫妖大战之后,鸿钧圣人做的一切,当时我们还不理解。”饕餮反驳说道。
“是的,想想那个时候我们到底有多么傻,心中还抱怨鸿钧圣人借此机会,把属于洪荒的气运和灵气摄走,我们在里面争来争去,等到最后才发现外面竟然还有那么大的世界,最后不是乖乖都离开了,最后还花费巨大力量,把整个洪荒剩余的人族给移到另外一个星球上。”太一想起来以往的事情,有些感慨。
“行了,多少年的事情,既然当初我们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繁华,所以你们说说在外面又出来一个和洪荒世界差不多的世界又有什么稀奇,哪怕对方那个世界比我们还强,这也理解吧,所以对方有一种办法可以达到进一步,那也不是可以理解。”饕餮这才把问题的核心指出来。
“你这么一说,也有几分道理,我怎么没有想到。”太一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天天都在琢磨怎么到达鸿钧圣人的层次,哪里有工夫想这个。”女子在一旁嘲讽道。
“谁说的。”太一立刻反驳道,“我现在又有新的想法。”
“哦?那说来听听,我看看你有什么见解。”女子怀疑地看他一眼。
“既然盘古大神都能开天,诞生我们所有一切,那有没有可能,我们其实也是在同样的事情,把对方解决之后,然后冲破现在这个达到极限的世界,又有了更加广阔的世界。”
太一越说越兴奋,“大家想想,还真有这种可能,我们一直以来遇到的敌人都很弱,现在也只要这一个和我们差不多的敌人,说不定那个时候我们都能进阶和鸿钧大人一样的境界。”
“太一,想得真不错,可惜现在还是别做梦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可别忘记了。”女子也被对方的想法给惊呆了,愣了一大会,这才说道。
“我知道,不就是把这些灵气给堵在这里,同时告诉所有人的分身,都要回去,以后再怎么变化,我们可就不知道了。”太一抬了抬眼皮,这才说道。
“那不是我们需要问的事情,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们将回去最初的洪荒之地,和对方决一死战。”饕餮继续说道。
“女娲,你说我们投下的种子,会不会成长起来。”
空中寂静一会之后,太一突然说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许多种子都已经夭折半路,现在有纸饕餮道友的弟子,还有西方那秃驴的弟子闯过了第一关,或许只有他们才有希望。”
“看来这一次又避免不了异常的佛道之争,有得看了,也不知道谁会胜利,希望一切真的可以有希望吧。”
良久,空中三个人身形,无声无息再次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