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
小說推薦攜千億物資空間重生,她被七個哥哥團寵了携千亿物资空间重生,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
是夜,丹河桥下,两道黑影掠过。
地上躺着两个昏迷的人,是冷严和李末,被五花大绑。
“五哥,可以叫醒他们了。”杨巧月掏出一叠纸,低声说道。
两个黑衣人除了杨巧月和杨穆义还能有谁,查到他们每晚都会去春风楼。
异种恋爱 – 口鼻之萌篇 –
早些时候,杨穆义将他们掳来,杨穆忠留在驿站打掩护。
杨穆义一盆冷水浇醒他们。
两人醒来,一阵呜呜呜,出不了声,口中被塞了布。
眼前站着两个黑衣人,一把剑架在他们脖子上,吓得神色惊慌。
杨巧月按顺序拿纸沟通,她和杨穆义都不能说话,以免让对方听出声音。
第一张纸写着【想活点头,想死摇头】
杨穆义看到这么奇怪的方式,也就这个精灵古怪的妹妹能想到。
对方都是文弱书生,来不及思索这么奇怪的询问,急忙点头。
第二张纸【你们是冷知府和李知州的儿子】
冷严和李末点点头,对方竟然知道他们身份还敢这么做。
第三张纸【我们是乞巧宴那晚杀手的同伴,你们坏我好事】
两人疯狂摇头,否认。
【不老实就死】
杨巧月眼中闪过寒光,杨穆义一挥剑,将两人前额的刘海削掉一撮。
冷严和李末吓尿了,刚刚一瞬间感受到了真正的死亡。
【这两日关于楚王爷的谣言是不是和你们有关?】
宰 執 天下
两人点头承认。
杨巧月暗想,此事果然和他们有关。
【就是因为该死的谣言,他离开丹州不见了,我们杀不了他,所以来杀你们】
这番话只是说辞,为了避开对方事后怀疑此事和杨家有牵连。
杨穆义举高剑,就要砍下去。
两人瞪大双眼,疯狂摇头求饶。
杨巧月见差不多,直奔主题,让他们将造谣的过程写下来,连夜送到冷知府手中。
冷知府看到冷严笔迹的信,这可是他的三代单传,连夜将李知州叫到府衙处理此事。
李知州只能承认与他有关,还在攀扯今晚的事和杨贾配有关,让知府派人到驿站查看。
冷知府也觉得事情有异,派人去了趟驿站。
可惜杨家几人都在,杨巧月和杨穆义在送完信就回到驿站。
至于冷严和李末被杨穆义打晕留在桥下,明日就会有人发现他们。
李知州看到杨贾配和两个男孩都在,最后一点攀扯都没了,面如死灰。
杨贾配看了眼神色淡定的杨巧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追问。
第二天,冷知府便向监察官解释了谣言的事,并且以府衙发出公告,杜绝谣传。
街上的谣言散去,昨晚冷严和李末的事情也没有提及。
杨巧月和两位哥哥特地闲逛经过丹河桥,确定冷严和李末已经回家,这件事才算过去。
杨巧月安心逛丹州城,难得来一次,买了许多手礼和特产。
杨穆义和杨穆忠拎包工具人,两人抱着摞得高过额头的东西。
三人回到驿站,天都黑了,没想到失踪了几日的楚叶晨出现在驿站。
楚叶晨在驿站坐了一下午,终于等到人回来,阴沉的脸色柔和下来。
贺峰和尹秦风陪着,大气都不敢喘。
敢让小王爷等一下午的,恐怕除了门外这人,怕是没其他人了,楚叶晨可是连当今圣上都敢怒怼的人。
杨巧月十分意外,上前福了福身,“见过小王爷,你怎么来了?来找我父亲?”
楚叶晨怄气没有搭话。
杨巧月疑惑,这是怎么了,看向贺峰和尹秦风。
两人无奈摇摇头。
杨贾配看这气氛僵硬,从屋里出来缓解:“这么晚回,小王爷等你们的。”
杨巧月福了福身:“阿爹,我们买东西误了时辰。”
“我去收拾东西,我们明日就要回燕县了,你们聊吧。”
杨贾配识趣退回屋内,这一下午,这个曾经跟过他学习的小王爷总共说了不到三句话,哪像是来拜访他的,不过是进屋的开场白罢了。
化荊棘为鲜花的密法
杨穆义和杨穆忠也进屋去放下这些东西。
杨巧月见楚叶晨还阴沉着脸,拿出一件今天在街上买的小布娃,“这个我很喜欢的,本来打算带回燕县的。还以为你失踪了,没准备临别礼物,这个送你了。免得像个小孩一样生气。”
“本王才不是小孩,再过两年便是束发之年!”
“是,小女子妄言了。”杨巧月打趣道,“既然是大人了,那这个也不要了吧。”
说着把小布娃娃往回手,楚叶晨眼疾手快:“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十分珍惜地收起来,这是她第一次送礼物给他。
贺峰和尹秦风相视一眼,以为看错了。
平日严肃得吓死人的小王爷没想到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活久见,别过头当没看到。
“你们明天要回燕县了?”楚叶晨问道。
杨巧月点点头,“出来已经大半月,家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忙呢。”
楚叶晨随手拿出一封信递给她。
“这是什么?”杨巧月随手接过。
“你上次提到你四哥想入水师遇到难处,这是一封介绍信,拿着去苏州水师就可以了。”
杨巧月愣住,这不过是她上次随口一提,他竟然放在了心上。
“你这几日就是去要这封信?”
楚叶晨本想说顺路而已,身后尹秦风嘴快笑道:“原来这封信是给杨四兄弟的要的,我说小王爷怎么非要拉着我跑一趟江浙都司。”
楚叶晨脸一黑:“本王只是考虑水师应当壮大,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有识之士,并无私心。况且水师凶险,普通人都不想去。”
“是,小王爷教训得是。”尹秦风看他急着解释,笑道。
杨巧月心中微暖,楚叶晨这性格,怎么还有点小傲娇,明明是专门跑这一趟,非要说得那么冷冰冰的。
她没有矫情,接过信,“我替四哥谢谢小王爷。”
楚叶晨见她脸上的笑容,果然跑这一趟是值得。
贺峰和尹秦风露出奇怪的目光,楚叶晨察觉身后的目光,冷声道:“走了!”
两人向杨巧月告辞,让她代他们跟杨贾配说一声,便走了。
杨巧月看他们离去,竟然是为了送这个,在这尴尬的气氛等了一下午,没想到性格孤傲的楚小王爷也是个有心人,做到这个地步。
她内心像是慢了一拍似的走神,忽然想起杨贾配说的那句话,他们是不同的。
赶紧甩甩脑袋,杨穆忠和杨穆义从里屋出来。
“小王爷他们走了?”
杨巧月淡淡恩了声,将信交给杨穆忠,转达了此事。
杨穆忠一脸惊讶,他自然知道是因为妹妹的缘故,不然他和楚叶晨不熟,人家怎么耗费心思做这事儿。
“七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哥哥们一定会为你守起一片天空,让你自由翱翔。”
杨巧月浅浅一笑:“四哥可不要食言,我等着那天哦。”
次日,杨家的马车出了驿站,离开丹州府,朝燕县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