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復甦:扛着墓碑去斬妖
小說推薦靈氣復甦:扛着墓碑去斬妖灵气复苏:扛着墓碑去斩妖
无忧一杯水喝完,突然开门声响起,小男孩立马跑过去将门打开。
“你去写你的作业,这些东西我拿得动。”
可小男孩还是倔强的从杜红梅手中抢下两个袋子,杜红梅欣慰一笑,抬起头来见屋内坐着两个老熟人,连忙惊喜道:“无忧!老师!你们怎么来了?”
无忧起身走过去,从杜红梅那接过几个剩余的袋子,笑着说道:“来请你去我家吃饭。”
“嗯?”
无忧看着她疑惑的眼神,接着说道:“家里就五个人,想着太过冷清了,就想接老师和你们姐弟一起过去热闹热闹。”
李烛文指了指无忧,“都是他的主意,有问题问他,我就是一蹭饭的。”
这突然的邀请让杜红梅有些意外,一时间局促起来,搓着手不知道怎么回答。
无忧看出了她的忧虑,语气真诚说道:“你知道我是个喜热闹的人,从雾灵山到青龙寺你帮了我不少忙,正好趁这个机会聚一聚。”
说着又看向她弟弟,“我家也有个和你弟差不多大的小孩,两孩子也能一起做个伴,这大过年的,你总不能让他在孤零零做作业吧。”
弟弟无疑是杜红梅的软肋,看了看弟弟摸着他的头问道:“傲雪,你觉得呢?想去这哥哥家过年么?”
方才两人交谈之时弟弟就一直观察着,此刻听到姐姐的提问,他审视了无忧一眼,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姐?”
无忧闻言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杜红梅则是满脸通红,轻轻拍了一下弟弟头,“瞎说什么呢!”
无忧蹲下来揉了揉弟弟被打的地方,和善解释道:“哥哥我已经结婚啦,和你姐姐是同学也是好朋友,怎么样?要不要去哥哥家过年,有很多玩具还有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伙伴。”
弟弟一听眼睛一亮,但是不敢自作主张,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姐姐。
杜红梅望着弟弟那渴望的眼神,也不在坚持,看着无忧回道:“那。。。好吧。”
一听杜红梅答应,无忧一把抱起傲雪弟弟,径直走了出去。
“小杜你收拾好东西,就快点下来。”
听着门外飘来的声音,李烛文一脸无语,高喊道:“小心人家告你拐卖儿童!”说着和杜红梅打了声招呼也走了出去。
独留下的杜红梅望着空空的屋子,突然觉得不再那么孤单。
当无忧领着三人走进宁家的时候,宁久喆几人正在院子里玩耍,看着有小伙伴来到,宁笛连忙跑了上去,“姐夫,他是谁?”
无忧放下傲雪弟弟,看着宁笛道:“这是姐夫朋友家的弟弟,比你小一岁,你作为哥哥好好照顾他,知道么?”
宁笛重重点了点头,拉起傲雪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走吧弟弟,我带你玩玩具去。”
傲雪没有动,转头望向姐姐,当看到杜红梅朝自己点了点头后,才安心的和宁笛跑出。
“小杜你怎么教弟弟的?好听话啊,我们家宁笛都快上天了。”
听了宁箫的话,杜红梅没有回话,只是笑着耸了耸肩。
见宁久喆走近,杜红梅和李烛文连忙行礼,宁久喆摆了摆手,“不用客气,就在我家过年,热闹点好,我们家啊也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宁久喆的话让宁笙、宁箫不禁想到自己的父母,气氛一时有些伤感。
无忧见状立马转移话题道:“哎呀!菜够不够啊!”
“啪!”
宁笙闻言惊讶的一合掌,“我再去备几个。”说着便转身朝厨房奔去。
“我也去帮忙!”杜红梅撸起袖子也跟了上去。
无忧看着两人高喊道:“不急啊!还有时间呢!”随后看了看身边的宁箫,“你咋不去?”
宁箫转过头朝无忧眨了眨眼,“你说的哦。”
无忧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胳膊,“算了算了,小祖宗,我差点忘了,您老就老老实实的吧。”
宁久喆和李烛文望着嬉笑的两人,都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外面的鞭炮声也越来越大,年夜饭摆满了整个长桌。
宁久喆坐在桌首,看着桌上的后辈心中一阵欣慰,“来来来,开吃啦!别客气!”众人立刻大快朵颐了起来。
酒过三巡,宁久喆和李烛文喝的是面色绯红。
“爷爷今天兴致好像很高啊。”看着正起劲划拳的两人,无忧笑着对宁笙说道。
宁笙看了一眼爷爷,欣慰的笑了起来,“自从爸妈离开后,我还是第一见爷爷这么开心。”
说着转头含情脉脉的看向无忧,“多亏了你。”
无忧闻言一愣,“哈哈,我这半年可惹出了不少事,爷爷没被气倒,我已经很开心了。”
宁笙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也不戳破,举起酒杯对着他道:“我们也喝一个吧。”
“好啊!”
刚把这杯酒干完,无忧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永恆之火 小說
“师傅!”无忧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喂,师傅!”
“你这臭小子,大年夜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怎么?有了媳妇忘了师傅了?”
听着师傅的责怪,无忧一阵委屈,“师傅,你这话可昧良心了啊,我白天可是给你打了好几个呢。”
“哈哈哈,看到了,不就是逗你一下么?”
无忧望着外面的烟火,悠悠问道:“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电话那头顿了好一会才回道:“办完事就回来了。”
无忧一听这话知道师傅在处理棘手的事,也不敢多问,“那师傅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噗,这话你先给我记在脑子里,上次伤成那样,差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无忧闻言惭愧的嘿嘿一笑,但立马好奇问道:“不过师傅你上次怎么找到我的?”
师傅淡淡一笑,“师傅手段多了,等我回来教你,好了我要挂了,有事要办。”
见师傅要挂电话,无忧赶忙喊道:“师傅,那个,新年快乐!”
师傅听到了无忧的喊声,但还是挂断了电话,顿了许久才对着手机轻声呢喃了声:“新年快乐。”
无忧看着手机有些惆怅,这时宁笙声音从旁传来.
“怎么样?师傅还好么?”
无忧连忙转过身,“挺好的,就是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宁笙抚了抚他的胳膊,安慰道:“没事,只要身体健康就行。”
无忧看着宁笙安心的点了点头。
“姐姐、姐夫,放烟花啦!”
听着宁箫的喊声,两人迅速向院中走去。
几人站在一起看着绚烂的烟花,两个小的兴奋非常,一直蹦来蹦去,突然傲雪弟弟跑到无忧身前。
无忧看着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大声问道:“怎么了,傲雪?”
傲雪弟弟指了指天上的烟花,喊道:“我姐姐说,有很多人能看到今年的烟花,都是多亏了你,无忧哥哥,你真的那么厉害么?”
傲雪的提问周围的几人都听到了,无忧看了看远处点烟花的杜红梅,笑着把他抱起,“可不是哦,多亏好多人呢,其中就有你姐姐。”
“真的么?”傲雪一脸的骄傲兴奋。
“对啊!你姐姐可厉害。”说着便添油加醋的把杜红梅描绘成女超人,宁笙越听越不靠谱,接过傲雪剜了无忧一眼,“和孩子说什么呢,去去去。”
无忧觍着脸狡黠一笑,边上的宁箫看着烟花撞了撞他,“姐夫!姐夫!”
“咋了?”
宁箫摩挲着下巴看着无忧疑惑道:“这几天我总觉得哪里不正常,直到刚刚我才想到。”
无忧不觉得自己这小姨子能说出啥正经事,漫不经心问道:“啥?”
“乌处长是不是很久没有消息了?”
无忧闻言突然睁大了眼睛,喃喃道:“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