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上朝
小說推薦公子上朝公子上朝
这个箫康甯居然给他甩脸子,但是人家是一品大臣,就算没有了商盟支持,那还是一品大臣,这么多年,合作,钱财早就赚够了……
他不处置这件事情,甩手不干的话,那不是得让金小宝那小子接手了?
虽然跟金小宝交手的次数就这一次,但是金小宝的事情,他们早就调查了好几本情报簿了。
这金小宝看起来就是个纨绔子弟,但是胆大包天,还不畏惧权势,有绝世高手保护,自己武功也十分高强,不怕得罪人。
收拾了皇城四少这种算是小事了,而前吏部尚书徐茅台倒台,跟这小子,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肯定就是这个小子干的好事。
四皇子被剥夺了皇子身份,贬为了平民,这还是上个月的事情……
得罪了那么多家族权贵,按道理来说,这小子早就被干掉了……
结果这小子不但活的好好的,而且蹦跶得更欢了。
现在还当上了皇城府尹,掌管了皇城,第一次交锋,就差点造成他们极大的损失。
要知道,为了粮食这个独家经营的权利,还有补贴,他们足足耗费了三四年时间,才实现了大盈利……
金小宝突然杀出来,基本上以后难做了不说。
现在箫康甯跟他甩脸子,要把剩下的事情交给金小宝?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手段,背后有什么高人指点,这实在不好说……
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光凭金小宝一个人,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干得出那么多让人惊骇的大事来。
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庇佑,不然他能有惊无险的名震皇城?
总而言之,凡是跟金小宝这个家伙,拉上关系,就好不了……
这箫康甯说把这件事交给金小宝处理,那还不是要挟他们吗?
不用想,他都知道,金小宝来处理的话,那可不是一刀了事,而且他是皇城府尹,真一刀下来,只怕商盟都要伤筋动骨了……
于是,张百清立刻拉住箫康甯道:“箫丞相,慢走!慢走!我们这是多少年朋友了,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肯定会支持的。”
听了张百清这话,箫康甯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至少张百清说得没错,这么好的合作,那是一两句话就散了的?
不管是他箫康甯,还是张百清自己,都不知道抓了对方多少把柄,怎么可能一两句话就撇清关系了呢?
箫康甯也是佯作拿捏一番张百清而已,脸色严肃的看着张百清道:“张盟主,你要明白,现在朝堂的局势,那不是我们一家能左右的,皇上要的是大奉盛世,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我们能做的,是保全自身,免得惹火烧身!”
他这话倒是实话,就是警告一下张百清,不要想着过去银子那么好赚,以后也会那么好赚。
以后的形式只会越来越困难,不是靠他们商盟跟他箫康甯,就能阻挠的,一个不好还会赔了个精光……
张百清如何听不懂箫康甯的话,脸色凝重了下来,道:“箫丞相,形势真变化如此快?不可以让莫太傅站我们这边吗?”
一代天驕
不错,商盟的利益,可不只是关系到箫康甯跟他们这些商人,实质上,许多莫太傅一脉的门阀家族,都有不小的利益牵扯其中。
就是因为官家门阀不能做商人这种贱民之事。
要不然,这经商的利润,怎么可能全给了商盟?
这也是张百清怎么也搞不清楚,这金家为什么就能做生意,还能当官,还能是家族门阀?
什么好事都让金家给占全了。
当然了,如果让莫太傅帮忙的话,别说一个小小的金小宝了,就是皇圣祖也得惊惧退缩,要知道,朝堂上,皇圣祖对莫太傅也得客气得多……
可见莫太傅一脉的实力了。
听这话,箫康甯摇头道:“莫太傅的态度很明确,不打算管我们的事情。”
张百清一皱眉头,道:“此话怎讲?他们难道不怕损失巨大吗?”
箫康甯看着张百清,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笑,这个张百清真是个做生意的天才,而且心黑手辣……
不过,别的方面,就差远了,张百清毕竟出身低微,没有呆过那些大家族门阀。
那些权力中心的家族门阀,哪里怕什么损失?他们只要家族在,有人在朝当大官,有的是利益朝他们送来。
没有了商盟?他们还有各种巴结他们的人,他们那些门阀家族要的是权力,使家族的繁荣跟长久。
这商盟眼前的利益是很多,但是商盟毕竟牵扯的太广了,都不干净,追究下来的话,定然是一番腥风血雨……
不过,这个他都没办法跟张百清明说,而是解释道:“莫太傅,已经数次当朝帮金小宝说话了,而且私底下,还宴请了金小宝。”
声音一顿,箫康甯脸色阴沉了下来道:“这两次朝堂,莫太傅手下的张启栋出来搞事,今日早朝,更是袖手旁观,你说,这是他们想要插手的意思吗?”
说到这里,箫康甯语重心长的道:“张盟主,他们是家族门阀,要的不是银子,而是权势,永生永世的权势,以后谁当了皇帝,他们也是权势中的一份子!”
听了这话,张百清猛的脸色一动,眼角抽搐了起来,不错,是我的格局小了,我还在计较得失,人家那些真正的门阀家族,就想着怎么让家族繁荣维持下去,差距啊……
他终于被箫康甯说动了,立刻承诺道:“箫丞相,既然莫太傅他们不愿意帮我们,那我张百清就把话撂在这里了,只要丞相你有需要,我们商盟倾家荡产也要帮你挺住!”
不错,他建立商盟,联合那么多人,耗费了那么多心血,才搭上了箫康甯这条线,怎么也不可能轻易放弃了。
试想一下,如果跟箫康甯翻脸了,自己商盟何去何从,找章邵鸿这个老顽固?
还是莫太傅这帮不劳而获,狮子大开口的家伙?
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啊。
箫康甯看张百清终于说动了,这才说出此行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