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小說推薦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穿书:虫族少将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而当晚的白家大宅中,却不似解清秋他们一般平静。
白仁秋在和解梨道别之后,独自开着悬浮着绕着主区最外沿开了好几圈,改装过后的悬浮车尾喷着蓝黄的焰火,疾驰过的地方留下久久不荡去的轰鸣声。
飙车是她年轻时的爱好,当时并不仅仅是绕着城外跑一圈这么简单,玩的难度高、彩头大,肾上腺激素一直飙在水平线之上。
热血与热汗的青春,从来都是不服输的。
有了白芨之后她就收敛了很多,当那个小团子真正从虫蛋中孵出来的时候,也就彻底地歇了这样的危险爱好。
因为那时的她感受到了生命相依、血脉相连的感觉。
明白自己再也不是这世间的独一人了,有了牵绊和羁绊。
其实白芨的出现是个意外,源自一场家族内部的恶意报复,那个雄虫是个性子很温和的艺术家,有着绝对的天赋和过人的美貌。
但可惜身体不太好,在两人发生关系后没多久,就被一场急病夺去了生命。
更遗憾的是,他没有甚至都不知道有白芨的存在,即使后来她在怀着虫蛋、生下虫蛋、孵出虫蛋、白芨每一年生日都去看过他,但她仍旧觉得那都并不是真切的。
刚开始知道自己怀了虫蛋,她其实很是抗拒,但星际没有堕胎的先例,所以她只能生下来。
但生命确实是很神奇的,感受到那个孩子在不停地成长后,慈爱和爱意自然而然地产生,并且随着日子一天天愈发浓烈。
这么多年她白仁秋不断成长,从一个放纵任性不可一世的少女成长为白家的当家人,白芨也在不停地成长,从一个瘦弱的小团子成长为了身形颀长的少年。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项链 小说
却在近一年前失踪,她倾尽了人力物力财力都没能找到半点线索。
好不容易如今有些头目了,却又发现这么长的时间他俨然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方式,融入到了新的环境,甚至都找到了自己的“爱人”。
他所谓的爱人。
白仁秋当然不认为那是正确的,因为今日一交谈她感受到对方的智力有些问题,实在不像是她乖巧聪慧的孩子会说出来的话,应该是被什么损伤了大脑。
而人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做出来的决定都是不算数的。
况且那样一个天真单纯的孩童模样能懂什么,白仁秋猜测多半是被那个雌虫引诱的。
智力低下的雄虫都要引诱,猜想也不是个什么有魅力的好东西。
一想到那个雌虫也许会拿什么糖果、蛋糕、冰淇淋这样哄骗小孩儿的东西,去和自己孩子交换拥抱、吻和性,白仁秋就觉得火气上涌。
孤王寡女
最好现在手上就有什么重型武器,可以让她一炮轰了那个畜生。
但是不行,但是不行!
白仁秋这样告诉自己,然后深呼吸了好几遍才控制住了情绪。
现在并不是将白芨强行带回来的好时机,最起码也要等到和谈结束,不能因为她的个人原因就造成国家剧变。
这是做人的底线。
还有就是白芨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带回来,也许她要布一场大局让他自己对那雌虫死心,于是顺理成章地被她带回家。
相通之后,她的悬浮车终于没有再炸街,恢复了平常的行驶速度之后就往百家大宅的方向开。
按理说该叫庄园,但她不喜欢,叫大宅显得她更有底蕴和土财主的气势。
白仁秋承认自己俗气。
即使悬浮车恢复了平常速度,但改装之后还是比平常的车要快一些,所以没花费多长的时间,她就到了家。
家主没有回来,整个大宅都是灯火通明的。
她在雕花铁门外摁了摁车喇叭,守门的佣人听得出她的车笛声,所以很快就打开了门,陈怡也在这个时候匆匆地赶到了门口。
白仁秋开了个副驾驶的车门让陈怡上来,然后把人载到了主屋门口。
陈怡知道她有话要说,下了车之后就直奔屋内,熟稔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再去仔细地调查一下那个……”白仁秋顿了顿,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才想起那个名字。“那个解清秋,最好是家底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最主要的是,我要知道她的政敌。”
说着,她又匆忙地找了一个花瓶,然后把下午买的山茶花给放了进去。
“再给我找找养花的方法。”白仁秋抚了抚已经有些蔫了的花瓣,神色不明。“白芨好像很喜欢这个花,为什么以前没有在院子里种呢?”
想了一会儿她没有想出答案,只得说:“等他回来再说吧。”
白家主屋的灯亮了很久,陈怡在主屋中几乎是天明才离去。
没有人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也许很多,又也许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