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選秀直播,我劈的瘋批是頂流
小說推薦炸!選秀直播,我劈的瘋批是頂流炸!选秀直播,我劈的疯批是顶流
飞机很快便从极地,飞回到了北城。
好久不见。
救援飞机上的人不多,只有一个飞行员,两个救援人员,其余的就是从极地带回来的两个病号和一个白釉。
工作人员恭敬的听着江明野的吩咐,白釉了然,这些人大约都是江明野的手下。
“江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拿下酷酷的飞行眼镜,居然是老熟人——
谢铭。
“飞机的行踪被万能的观众和弹幕发现了,恐怕咱们降落的地方,会有不少接机的粉丝,要不……”
“临时换个地点。”江明野立刻做出了决策。
“别了,”
谢铭的专业素能力极强,能被江明野选中,派到白釉身边的人,都是正直又极具前瞻力的人,干一行,爱一行。
他当抖喜视频内容总策划的时候,抖喜出品,是绝对的金字招牌,他现在当白釉的经纪人……
从接手白釉第一天起,他默默无闻的引导了网上所有的言论和水军。
白釉绝对是个能超越江明野的顶流,把这样的人从小透明,带到至高峰,实在太有成就感了,
“一会儿你直接换一辆救援机去医院,白釉嘛,嘿嘿,”
来的人越多越好,别管以前是谁的粉丝,神颜制霸天下!
他看着白釉颠倒众生的美貌,满意的点点头,娱乐圈,需要一个一统天下的审美!
“我另有安排,你就放心走吧!”
江明野:……
他不想走,不想离开他的釉釉,一秒钟也不想……
但是谢铭却十分有谋略,很快就说服了白釉。
在白釉一记嫌弃的眼刀扫过去,他们把秦夭夭也带回来了,秦夭夭现在缺了一个人魂,还在挺尸呢……
无限怨念中,江明野终于去了另一辆救援直升机。
“你现在势头太好了,《青云山2》是个好饼,但是跟江明野不能再持续绑定了,对你没好处,”
谢铭让人带着白釉在隔间里换妆发造型,他站在外面喋喋不休的说,
“还有你那个紫色长发的男朋友,事业上升期,我帮你直接分个手……”
谢铭后面关于白釉星路规划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这套妆造是他亲自选的——
慵懒的低马尾,带着随性,凌乱的发丝角度完美的点缀在脸上,晶莹的小脸画着楚楚可怜,虚弱万分的妆容,雪白轻薄的轻衫外,裹着一件红色的救助毯。
整个人,像是易碎的白瓷,呼吸重一些,就会散落人间,化作满天的星河。
“怎么分?老天爷都想知道怎么分……”
白釉的声音中气十足,带着她特有的桀骜矜贵,和妆造格格不入。
泡个皇太子
一句话,把谢铭彻底叫醒,他讪讪的说,
“好好一个美人,可惜长了张嘴……反正,”他看了看航线,马上就要到了,
“别说话,也别笑,低头32.45°,是你最楚楚可怜的角度。”
话音一落……
飞机已经迅速下降。
降落的地点,本是在江明野远郊的一个废弃足球场,地点偏,面积大,又是私人所有,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
飞机悬停在了半空中。
整个足球场,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
所有人都看着那架通体救援红的直升机,眼巴巴的等待着。
无数手机架着直播间,连现在抖喜真正的头部第一主播沫沫,都在最佳的位置上,为粉丝们直播着。
他们来践行那句承诺:
“我们接你们回家!”
天机神术师:王爷相公不信邪
谢铭看了看下面,媒体朋友们到了,围脖热搜准备好了,满意极了,
“就是现在!”
直升机的门被突然打开。
白釉绝美的身影,出现在机舱门口。
螺旋桨带起的风很大,夜风猎猎,卷着她的衣袂飘飘。
她细细的手指将打在脸上的发丝挽在耳后,所有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她朱唇轻启,婉转动听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足球场!
“好多人啊!”
官途
谢铭:……
别说话!别说话!再说扣你两千八!
“啊啊啊啊,天神回来啦!天神回来啦!”
“是白釉,如假包换!”
“呜呜呜,女儿,好想你,你瘦了,憔悴了,呜呜呜,快去接个商务,妈妈给你冲销量!”
“江神呢?江神呢?江神呢?”
白釉站在机舱门,耳力惊人,自然听到了别人在她面前Q江某人……
森气!
白釉皱着鼻子,嘟着嘴,不满的嘀嘀咕咕,
“他早走了,江明野的粉丝都离场吧,他不会出现的。”
抱怨的话加上略带吃醋委屈的表情,再加上谢铭楚楚可怜的妆造,简直美的人心碎!
媒体们咔嚓咔嚓,神图出现!
“太好了!”有一个埋在人群里的小个子女生大吼一声,拿出了自己的横幅:
“天!神!上!我!正面上!”
整个体育场瞬间变成了一片璀璨的紫海,无数紫色的荧光棒,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几乎没有人走,或者说,为了江明野而来的粉丝,也被白釉的美貌深深震撼着。
白釉的大粉头韩斐打开尼龙编织袋,对着几百个没有荧光棒的妹妹大喊,
“姐妹们,来呀,粉一个啊!”
紫海越发浩瀚如波,白釉站在直升机的舱门,笑的那么甜美,那么真挚。
粉丝们的队伍微微晃了几下,一个身形颀长瘦削的男人,捧着一大捧绚烂的紫玫瑰走了过来。
他单膝跪在地上,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露出妖娆的紫色长发,对着半空中的白釉深情地说,
“白釉,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我们结婚吧!”
白釉和粉丝们一整个愣住……
大哥,
哪位?
鹿鸣曲
谁知,这只是好戏的开头。
马上,那紫发男人身后,就跑过来一个哭唧唧的小美女,捂着肚子痛斥,
“好你个渣男海王负心汉!明明说跟她分手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我都有了你的孩子,呜呜呜,你居然这样对我……”
哟呵……
白釉和粉丝们都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精彩万分的表演。
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小说
【白釉,紫发男不值得!】
【分手,分手!】
【渣男去死!】
【姐姐独美!】
【白釉出事的时候消失找别人,白釉没事了又跑来真情告白,姐姐擦亮眼!】
粉丝们一边喊着,有一些冲动的,都开始摩拳擦掌地打渣男了。
“哪来的网红群演在这里博眼球呢?滚!”
一个满是森严天威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人也是一头紫发,身形颀长。
狭长的凤目,带着几分戏谑和玩味,玩世不恭中带着浓烈的征服欲,
“釉釉,我好想你。”
白釉一眼就认出来他是谁了。
她勾唇微微一笑,灿如夏花,
“我也很想你啊……”
说完,她便纵身一跃,从悬在半空中的直升机上,直接跳了下来……